赌场优惠活动
当前位置:赌场优惠活动 > 资讯频道 > 言情 >

甜宠总裁乖妻作者易夏在线阅读

甜宠总裁乖妻作者易夏在线阅读

发表时间:2018/08/16 18:47:13 作者:易夏

《甜宠总裁乖妻》是出自作者易夏之手的一部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燕无双和司寒之间的感情纠葛...面对这个名义上的叔叔,燕无双感觉自己掉入狼窝了...

甜宠总裁乖妻作者易夏在线阅读

第一章  订婚宴受辱

“各位很抱歉,今天的订婚宴取消了,招呼不周还请见谅。”司老爷子手拿金色龙头拐杖,一身唐装站在皇庭酒店一楼宴会大厅的台上,手里拿着话筒,很突兀的说出这句话。

“……”

参加宴会的无一不是豪门权贵,此时听闻司老爷子的话,个个都惊叹不已,一时间原本低头细声交谈的众人均面面相觑,宴会大厅里寂静无声。

一身粉色公主裙的燕无双正一脚踏入宴会大厅,听到这话,此时傻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双脚像是嵌了铅似的,不可置信的望着台上的司老爷子。

“燕无双,你还有脸出来,如果不我们发现得早,我们司家就被你们燕家给坑了,真是岂有此理,没想到燕清涛和莫悦心计居然如此深沉,哼。”一身旗袍的司夫人望着燕无双,神情愤恨不已,脸色难看的咬牙切齿。

燕无双闻言,回过神来,望着司夫人,说道:“杜阿姨,我敬你是我的长辈,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双手紧张的抓住裙子的两侧,感觉手心都冒汗了。

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司夫人不屑的斜视了她一眼,本来心中就有气,现在更是气得咬牙切齿,看着厅里的客人,大声道:“我刚刚得到消息,燕氏集团因经营不善,欠下巨额债务,即将面临破产,燕氏集团旗下所有产业均会被查封,燕氏夫妇更是失去踪影。”

说完之后又转身给燕无双递过去的一部手机,说道:“如果你觉得我是在胡说,那就当着大家的面给你父母打一通电话试试。”

燕无双小脸一片苍白,咬着下唇,面对大家质疑的目光,燕无双一把推开司夫人的手,大声吼道:“你胡说。”

司夫人得理不饶人,冷哼一声:“我是不是胡说大家很快就会明白,这场订婚宴明摆着就是坑我们司家,这订婚宴说什么也要取消。”

燕无双抬手一抹眼泪,倔强的望着她,再看了看自台上下来的司老爷子,一句话不说,转身欲离开,因为动作太快,脚下一个踉跄便崴了脚,疼得她弯着身子直皱眉。

身后还传来司老爷子的话语:“从今往后,司家跟燕家再无瓜葛。”

燕无双脸色难看的咬着下唇,心底一片凉意,身后更是传来一阵不堪入目的话语。

“没想到燕氏夫妇居然会是这种人,真是看不出来,平时待人温和有礼的燕总心思居然这么重,司家差一点就着了他的道。”

“就是,以后啊看人不能只看表面,幸好我们跟他没有什么生意上的来往,要不岂不是被他给坑了。”

“难怪司夫人那么生气,差点被燕家给坑了,这事搁谁身上谁都会着急上火,这事燕家做得太不地道了。”

“小声点,燕小姐还在呢!”

“切,怕什么,她父母都跑路了,她啊,从今往后就是个无家可归的可怜虫,有什么可怕的。”

“……”

这些话听在耳里,燕无双心中气极,却无从反驳,毕竟嘴长在人家身上,想管也管不住。

一手拖着受伤的脚慢慢走出酒店,这时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男声:“无双。”

燕无双顿了一下,没有回头。

一身白色燕尾服的司景东看起来英俊不凡,走到她面前,有一种无能为力之感,不忍的看着她,轻轻的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燕无双摇了摇头,苦笑道:“不管你的事。”说完绕过司景东继续往前走。

司景东便是今天与她订婚的对象,司家的孙少爷。

“无双。”司景东很无奈,除了叫她的名字,他不知道还能做什么,爷爷的命令他不敢不从,有时他也很恨自己的懦弱,可对上爷爷那双凌厉的眼神,他就马上蔫了。

“以后我们再无关系。”燕无双边走边淡淡的说道。

心里一片凄凉,不是因为司景东而是因为她的父母。

司景东望着她纤细的背影,是那么令人心疼,很想将她拉回来,可惜他没有足够的勇气,错过这一次便是错过一生。

燕无双走到门口,此时外面天雷滚滚,电闪雷鸣,下着倾盆大雨,燕无双毫无所觉,一瘸一拐离开了酒店,苦笑一声,天下之大,居然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秋天的夜本来就凉,加上这一场大雨,燕无双更是感觉浑身冰冷,双手无力的抱着双臂躲在不远处的电话亭里。

正当燕无双迷迷糊糊之际,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她跟前,一记低沉熟悉的男声传入她的耳里:“小乖。”

燕无双无力的抬眸望去,见到来人一脸的担忧冒着大雨向她走来,满目的悲伤望着来人:“寒叔叔。”

说完,紧绷的身子一松懈,双眼一闭,晕了过去。

“小乖,小乖……”一身黑色西装的司寒,看着昏倒在自己怀里的燕无双,眉头紧蹙,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脸,一把将她抱起钻入自己的车里,扬长而去。

御景花园,司寒将浑身湿淋淋的燕无双自车里抱出来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房里,司寒端坐在柔软的大床边,望着脸色苍白,昏迷不醒,毫无生气的燕无双,原本深不可测的眸子更加的幽深起来,双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

刚刚医生替燕无双检查了一遍,说她只是淋了雨感冒了。

司寒暗自松了口气。

不知过了多久,燕无双睁开了双眼,入目的便是司寒那张俊脸,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燕无双眨了眨眼睛,轻唤了一声道:“寒叔叔。”

想要起身,身子却被司寒轻轻按住,道:“别起来,先把东西吃了再说。”

燕无双看着床头柜上正冒着热气的小米粥,心里一暖,眼眶就红了,双手纠结在一起,小声道:“谢谢。”

司寒眸光微闪,轻轻拍打她的手背,而这时,燕无双的肚子很不争气的咕噜了一声,吸了吸鼻子,极为不自然的勾了勾唇角。

司寒端起桌上的小米粥,一口一口的喂她,待粥吃完了,燕无双才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

“寒叔叔,谢谢你救了我。”燕无双抿了抿唇,真诚的道谢。

如果不是他,就算自己被雨淋到死恐怕也不会有人去管。

司寒唇角勾起,见她一副可怜的小模样,司寒揉了揉她的头顶,起身欲走,岂料自己的手臂被燕无双紧紧抓住,侧头望去,只见燕无双抬起下巴,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望着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住在这里不会有事。”虽然燕无双没有说话,可司寒就是知道她眼中的担心和所期盼的是什么。

闻言,燕无双眼里冒着亮光,垂下的眸子露出一抹狡黠,再抬头时,嘟起樱红的小唇,不安的问道:“可是,司爷爷说了……”

第二章  掉入狼窝

司寒唇角微勾,目光却陡然变冷了几分,淡淡的打断她的话,道:“你以为他能左右我的决定么?”

“可是……”燕无双咬着下唇,垂下的眸子里闪过得逞的光芒。

司寒再次摸了摸她的头,轻声道:“别可是了,等会儿把药吃了,安心睡一觉,明天醒来,一切都会好起来。”

燕无双点了点头,松开他的手臂,司寒拿着碗走了出来。

确定房门关上之后,燕无双下巴一扬,唇角露出得逞的笑容。

突然发觉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起身站在大床上,低头一看,惊呼出声:“啊——”

叫完之后,跳下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便怒气冲冲的打开房门,往客厅走去,站在客厅里正好看见司寒在厨房里洗碗。

一脸愤恨的看着他,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此时通红一片,就连耳根都是红的。

“司寒,你居然趁人之危。”燕无双大声骂道,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她敢肯定,这睡衣肯定是司寒帮她换的,而且里面是真空。

想到自己被司寒这个老人渣看光光了,心里就一阵怪异。

司寒洗好碗从厨房里走出来,上下打量她一番,见她一脸通红,双颊气鼓鼓的,双眸更是冒着怒火瞪着他,司寒淡淡的开口:“以前我也帮你洗过澡。”

然后用一副大惊小怪的眼神看着燕无双。

呃?

燕无双的脸蹭的红了脖颈,脸上火辣辣的,眸光有些飘,都不敢直视他了,转过身去,不悦的道:“那不一样,以前我还小。”

司寒挑眉,眸光浅浅的看着她的背影,不紧不慢的问道:“你现在很大么?”

闻言,燕无双忙转过身来,顺着司寒的眸光看向自己,那不是自己的胸么?

下意识的用双手遮掩住,咬牙切齿的瞪着他:“无耻龌龊。”

骂完之后,便匆匆往刚才的房里跑去,生怕跑慢一点,司寒就会对她干什么坏事一样。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司寒依旧面无表情,只是眸底划过一抹无奈。

回到房里的燕无双躺在床上手里抱着一个抱枕,对着天花板自言自语的喃喃道:“想不到司寒平时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却看不出来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

冷哼了哼,突然陡然睁大了眼睛,蹭的坐起身来:“那我这样岂不是自投罗网,掉入狼窝?”

“谁掉入了狼窝?”

一道突兀低沉带着磁性的声音自房里传来。

燕无双一个激灵,寻着声音望去,眼睛和嘴巴都张得老大,一副不可思议的望着此时正站在她床头的司寒,瞬间凌乱了。

伸手指着他,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房门,才知不对,他不是从房门进来的,侧着身子望着他身后,立刻倒吸了口气。

她自认为的那面墙居然是个暗门,而隔壁就是他的房间,这样一来,两间房是通的。

谁来告诉她眼前这位衣冠楚楚的大叔究竟想要干嘛,这是要闹哪样?

燕无咬牙切齿的瞪着他,说道:“司寒,你敢不敢再猥琐,变态,阴险,无耻一点。”

司寒不怒反笑,慢慢向她走了过去,问道:“哦,你是这么认为的?”

燕无双见他慢慢走来,赶紧伸出手喊停,眸光一转,道:“寒叔叔,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大人有大量,应该不会跟我计较的才对,我好累,想要睡觉了,寒叔叔请自便。”

嘿嘿一笑,钻入柔软的被窝,将自己包裹得紧紧的,闭上双眼,佯装睡觉。

司寒眸光深了些,叹了口气,道:“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帮你换上一套干爽的睡衣就成了无耻龌龊,我在自己家里开了一道暗门就成了猥琐,变态,阴险,无耻,既然这么不放心,我也不留你了。”

说罢,转身向暗门走去,回到自己房间,再将暗门关上。

听到关门的声音,燕无双睁开了眼睛,想了想,好像真是自己错了。

好吧,有错就认。

燕无双轻声唤了一声:“寒叔叔,对不起。”

刚才那样骂他,实属不应该,刚刚自己的行为,应该很伤人吧!

过了一会儿,没有人应。

“寒叔叔,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我吧!”声音增大了些,却带着撒娇的成份,以前只要她犯了错,撒撒娇,挤几滴眼泪,司寒都会原谅她的。

只是这一次,她心里没底。

“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我会帮你向学校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什么也别想。”司寒低沉醇厚的声音自墙的那一面传来,对燕无双来说,特具安定心神的作用。

燕无双暗自松了口气,目光坚定的说道:“不用了,我明天会准时去学校上课,谢谢你寒叔叔。”

谢谢他不顾司家反对的收留她,谢谢他的大人大量不跟她计较。

躺下,闭上双眼,一夜无语。

第二天早上,燕无双是被一阵淡淡的清香味给诱醒的。

睁开迷糊的眼睛,下意识的伸了个懒腰,眼前的景像让她的眸光有片刻的呆滞,随后才想到,自己这是在司寒的住处,无力的抿了抿嘴下床。

待司寒将早餐准备就绪之后,燕无双已经出了房门,上身是一件粉色的卫衣,下身是牛仔裤,穿着一双粉色的波鞋,头发高高束起露出光洁的额头,特别的小清新,浑身散发着青春可爱的气息,这样的打扮更加适合她。

看到这样的她,司寒心里很满意,燕无双干笑了两声,问道:“寒叔叔,你怎么准备了那么多女孩的衣服?”

而且好像是专门为她订身打造的,刚才试了一圈,全部是按照她的身材来买的,所以她觉得有些怪异。

司寒一副看白痴的看着她,淡淡的开口:“如果没有那些衣服,你今天打算穿什么。”

燕无双想想也对,点了点头,便不再问了。

看着餐桌上那些可口的早餐,顿时两人放着亮光,坐了下来,很自然的接过司寒手里递来的碗,毫不吝啬的竖起大母指,夸赞道:“寒叔叔,你做的饭菜真好吃。”

燕无双在心里给他点了一百二十个赞。

第三章  你就是我的亲叔叔

见她毫无形象的海吃,司寒蹙眉眸光微深,道:“吃慢一点,没人跟你抢。”

虽然被夸他很受用,但见她如此狼吞虎咽,其中不乏讨好的意味,这让他心里不是滋味。

燕无双睁着眼亮的大眼睛,鼓着腮帮子模糊不清的道:“真的很好吃,以后吃不到该怎么办?”

她是个标准的千金大小姐,又是家中独女,十指不染阳春水,除了会泡面,水煮带壳鸡蛋,其他一窍不通,现在会做饭的男人比大熊猫还有稀奇。

所以她很佩服司寒也很喜欢他,当然那种喜欢并不是男女之情。

司寒讳莫如深的望着她,淡淡的道:“什么时候想吃我什么时候给你做。”

燕无双笑得眉眼弯弯,甜美无比,抬头望着他,糯糯的说道:“寒叔叔,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叔叔。”

比父母还靠谱,这种亲戚上哪里找。

只是,司寒那张万年不变的脸,陡然阴沉得难看,微微挑眉,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我有那么老么?”

燕无双狗腿的笑了笑,谄媚的道:“谁说的,寒叔叔一点都不老,你这叫成熟稳重,有安全感,而且很靠谱,反正在我心里寒叔叔是最棒的。”

说罢,还对他竖起大母指。

司寒抿了抿嘴,虽然表情没变,但那双幽深的眸子此刻却泛起丝丝笑意,尽管知道她的话占了一大半的水分,但他听了还是很受用,心情自然很好。

燕无双一边喝着碗里的粥,一边偷偷的打量他,见他不生气了,暗自松了口气。

原来不只是女人才怕老,男人也一样。

吃完早餐,燕无双跟很多大学生一样,背个包,手里抱着几本书跟着司寒进了电梯,下了楼。

车子停在a大门口,燕无双告别了司寒,从车里下来,一路上都有认识不认识的同学指指点点,燕无双抱着书本,深了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气,告诉自己不要在意。

还没到教室,就见一个红色的身影快速向她奔来,并给了燕无双一个熊抱,“无双,呜呜……她们太坏了,居然背着你说坏话,不过你放心,有姐姐在,决不会让她们欺负你的。”

燕无双轻轻推开她,见骆小凡一脸义愤填膺,愤愤不平的模样,燕无双心里一暖,笑了笑,挽着她的手臂道:“小凡,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经过昨晚,她还有什么想不开的。

骆小凡睁大了眼睛盯着她好一会儿,才说道:“无双,没关系,我们是好朋友,是死党,如果伤心就哭出来了,如果觉得不好意思,放学之后去我的宿舍,我们偷偷的哭,不给别人看见。”

燕无双朝她翻了个大白眼,“你这个二货,你那只眼睛看见我伤心了,别人的看法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

“是么?那就好,亏我昨晚还那么担心你,真是吓死我了。”骆小凡拍拍胸脯,暗自松了口气。

走到教室门口便传来一个尖锐剌耳让人极其不爽的声音。

“切,还真是不要脸,父母都能干出这种事来,幸好司家没上当,要不然这会儿不止是燕氏被封,就连司家都会受到影响,真是个扫把星,居然还有脸来上课,要是我,早就找个坑把自己埋起来了,还出来丢人现眼,惹人心烦,看到这种不要脸的人就恶心想吐。”

燕无双眸光眯了眯,骆小凡想要上前跟她理论,燕无双一把拉住她,示意她不是冲动。

眸光一转,眨了眨眼睛,明亮的眸子清澈见底,看着说话的女生问道:“孟清露,你刚才说恶心想吐,是不是真的?”

孟清露鄙视了她一眼,哼了哼,道:“没错,尤其是看见某些人,简单连隔夜饭都能吐出来。”

燕无双无视的她的目光,轻笑了一下,道:“那你要小心了,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大发脾气了,万一动了胎气可就不好了。”

动了胎气?

教室里的同学原本还三三两两的低头交头接耳,这会儿一股脑的把目光投在孟清露身上。

孟清露红着脸,不是害羞,而是被气的,怎么说她还是个少女,这会儿被人说有孕,不生气才怪,再加上她的脾气本来就不好。

指着燕无双,怒目圆睁愤愤的盯着她,咬牙切齿的道:“燕无双,你在胡说些什么?明明是你自己不要脸,你父母都跑路了,你家也破产了,都无家可归了还眼巴巴的想要巴着司景东,你的脸皮可真厚,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燕无双双手紧握着书本,可面上却一派轻松,不甚在意,似笑非笑的盯着孟清露,道:“刚才都说了,不要轻易动气,万一动了胎气可就不好的,你刚才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你为了我这么一个外人犯不着吧是不是?”

看着周围的人均憋着笑意,孟清露气得想要上前掐死了她。

这时,教室的门口走进来一男一女,男的便是司景东,女的则是秦忧忧,燕无双另一个死党。

秦忧忧绝对是属于是那种柔弱型带点林黛玉的感觉,一进教室便向燕无双走来,一脸担心的问道:“无双,你还好吧,昨天晚上我找了你好久,都没有找到你,你去哪儿了?”

燕无双淡淡的看着司景东一眼,再跟秦忧忧的笑了一下,道:“我已经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司景东垂下眸子,不敢看燕无双,秦忧忧见状,眸光冷了一些,表面却还是很关心燕无双的样子,道:“你现在住在哪里,如果有需要,我可以请我爷爷帮忙的。”

燕无双挑了挑眉,唇角微勾,拍了拍她的手,道:“不用了,我现在有地方住。”

说完,燕无双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秦忧忧还想说两句,可被孟清露一把拉住:“忧忧,你还关心她干什么,小心她巴着你不撒手了,到时候还要连累秦家,司家,依我看,以后都不要搭理她。”

孟清露看燕无双的眼神,就好像是看瘟神一样,躲还来不及。

燕无双心中冷笑,看了一眼在场的同班同学,大家见她的目光看过来,赶紧低下头,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果然是退避三舍啊!

很好。

第四章  你们同居啦

“孟清露,你再多说一句,小心我巴着你们孟家不放。”燕无双似笑非笑的盯着她,饶有兴趣的说道。

果然,孟清露不吭声了。

见秦忧忧看过来,燕无双终是叹了口气,道:“忧忧,孟清露说得没错,我现在很好,以后还是少跟我有牵扯,万一害了秦家可就不好了。”

燕无双说的是实话,可听在秦忧忧耳里却成了嘲讽的意思,顿时皱起了秀眉,一副委屈得不能再委屈的模样,让人心生怜爱。

司景东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开口:“忧忧,马上要上课了,坐到座位上去吧!”

由始自终,司景东都没有看燕无双一眼。

第三节课的时候,校长带着两个身穿警察制服的男人走进了教室,请燕无双回警局协助调查,燕无双很配合,当下收拾东西准备跟警察走,骆小凡不放心,想着跟她一起去,校长也放行了。

司景东望着燕无双的背影,欲言又止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始终没有那个勇气,但接下来的课却一点都没有听进去,目光时不时的在燕无双的座位上瞄。

秦忧忧心里恨得要死,可表面还要装着很关心燕无双似的,说道:“景东,无双会不会有事?”

司景东眉头一蹙,不耐烦的道:“既然这么担心,那刚才怎么不一起去。”

哼了哼,便不再理她。

秦忧忧咬碎了一口的银牙,却发作不得,这就是佯装白莲花的悲哀。

警局里,燕无双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这是她第一次来警局,紧握着双手,手心里全是汗水,虽然知道他们只是例行公事,可还是避免不了紧张。

心里正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司寒,总觉得有他在身边会安心一点,可又想到这会儿他正在办公,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无双,你别紧张,没事的。”骆小凡哆嗦着声音跟燕无双说道,其实她也很紧张好不好,但为了让燕无双放松,她还是开口了。

燕无双见她双手颤抖着,却还是出声安慰自己,心里暖乎乎的。

果然,这些警察也只是例行公事问了一些她父母的事,有关于他们的失踪到底是蓄意躲起来了,还是真的失踪了,这有待权商。

燕无双知道这是警察的职责,可她心里还是对警察的处理方式感到不满,很想站起来大声告诉所有人,她父母绝对不是会故意躲起来的。

突然,一阵熟悉的气息向她袭开,肩膀上凭空多出来一只手,燕无双下意识的回头看去,眼里明显带着惊喜,问道:“你怎么会来?”

司寒讳莫如深的看着她,揉了揉她的头顶,淡淡的道:“你觉得我不来行么?”

燕无双撇了撇嘴,没说话。

倒是坐在燕无双身边的骆小凡眼前一亮,尤其是看到司寒的动作时,目光更是暧昧的在燕无双和司寒身上瞄来瞄去。

司寒感受到她“灼热”的目光,微微蹙眉,向她点头打了招呼,然后就跟警察局里的人交谈了一番。

骆小凡的目光紧盯着司寒不放,这个男人真帅气,俊美绝伦,光洁白皙冷峻的脸庞,五官如雕刻般分明,深不可测的眸子泛起冰冷的光芒,一身剪裁合体的黑色西装映衬着他的身材格外的挺拔,稳健的步履,周身笼罩着冷冽疏离的气息,举手投足之间尽显优雅清澈。

刚刚淡淡的看了燕无双的那一眼,虽然很淡,但骆小凡却在他瞳眸深处看到了一抹不属于他的柔和,凭她多年看小书的经验,眼前这个男人对燕无双绝对有点什么,但他表现得不明显,所以她刚才没抓住。

凑到燕无双耳边,小声问道:“无双,这个男人是谁啊?”

绝对有坚情。

“寒叔叔。”燕无双想也没想便回答了。

寒叔叔?

骆小凡立刻倒吸一口气,道:“他就是司景东的小叔?那个将你当女儿养的老男人?”

她完全无法将燕无双口中的老男人和眼前这个俊美的近乎于完美的男人相重叠,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呆滞了。

司寒跟警察队长交涉了一番之后,领着燕无双和骆小凡出了警察局。

车里,燕无双坐在副驾驶上,骆小凡在后座,司寒不发一言,而且周身笼罩着一层薄冰,让人不敢靠近。

“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司寒目不斜视,淡淡的问道。

燕无双看着他的侧脸,认真的开口:“我不想麻烦你。”

麻烦?

司寒暗自苦笑,侧头望她,正对上她那双氤氲如水的眸子,顿时让他的心不由得一软。

两人不再说话,眸光盯着前方。

骆小凡眨巴着眼睛看着前面的两人,唇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容,有坚情喔!

回到学校正好是中午用餐时间,燕无双垮下双肩,耷拉着脑袋,一副无精打彩的模样,骆小凡用手肘推了推她,道:“无双,你怎么了?”

燕无双停下脚步,看着骆小凡,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最后还是没能说出来。

校园的某一角,正是两人的秘密基地,不被注意的角落,这里最适合谈心情。

“无双,昨天晚上你住哪儿?”骆小凡问道,不过答案她已经猜到了。

“我住在寒叔叔家。”燕无双如实回答,说这话的时候那双眸子却盯着远方,不知在看什么。

“你们同居啦!”骆小凡睁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天啦天啦,这两人都同居了,偶买噶的,她就说两人之间有坚情嘛,原来是真的。

同居?

燕无双皱眉,她不喜欢这个词,又或者这个词不适合用在她跟司寒身上。

“你这个二货,瞎嚷嚷什么,是不是要闹得全校都知道。”燕无双怒瞪了她一眼,将她拉过自己身边,以防她等会儿又语出惊人,自己也好防备。

骆小凡撇了撇嘴,很是无辜的道:“我哪有瞎嚷嚷,本来就是事实,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样还不叫同居,那哪样才叫同居。”

燕无双顿时无语反驳,想起昨晚司寒替她换了睡衣,而且两人的房间只隔了一层暗门,如果打开的话,那还真是两人住在同一个房间,所以她无力反驳。

最后只能道:“我跟寒叔叔不算。”

第五章  我跟他不合适

骆小凡白了她一眼,道:“还寒叔叔,人家不过比你大了十岁而已,叫哥哥还差不多,叫叔叔都把人给老了。”

想起司寒那完美的外形,骆小凡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这样的男人跟书里面的男主角有得一拼,如果燕无双是女主角的话,那就更好了。

叔叔跟小侄女,艾玛,这口味还真重,不过她喜欢。

想到这一点,燕无双只能无声的叹气,耷拉着脑袋,将围巾往上拉了拉,将脑袋埋进围巾里。

半响之后,才闷闷的开口:“小凡,你说我爸妈真是跑路了么?”

骆小凡怔了一下,道:“当然不是。”

边说边将燕无双的脑袋自围巾里落出来。

燕无双抱着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事实上她也确实这么做了。

哭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小凡,你不是在打工嘛,我跟你一起怎么样?”燕无双红肿着眼睛,期盼的眼神望着骆小凡。

现在的她走投无路,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尽早为自己做打算。

“不怎么样,你别忘了你可是千金大小姐,那种端盘子刷盘子的活不适合你,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不是骆小凡看不起她,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燕无双皱眉不悦,道:“那是以前,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可怜虫而已。”

骆小凡眸光一转,突然暧昧的贼笑了起来:“谁说你是可怜虫,起码你那个寒叔叔对你就很好。”

“他?”燕无双垂下眸子,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

骆小凡一阵暧昧的怪笑,凑到她跟前,道:“无双,反正你现在跟司景东也没什么关系了,而且在我看来,这个寒叔叔比司景东好多了,不管是外形还是气质,都不知道要比司景东那家伙好多少倍,不如你考虑考虑,要不要跟你的寒叔叔发展发展……感情。”

本来她要说的是坚情,不过最后还是改口了,要不然她真怕燕无双会拿刀追她。

燕无双闻言,立马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着骆小凡,并且一把将她推开,大声道:“骆小凡,你的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整天看一些小黄书,还喜欢乱YY,我看你都快成腐女了。”

说完,一脸的嫌弃,不过她的脸还是不受控制的红了,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反正燕无双认为是被骆小凡给气的。

骆小凡立马跳了起来,不愤的道:“喂,死丫头,我这么说是为了你好,不领情就算了,高富帅哪个女孩不喜欢,也只有你整天泡在高富帅堆里,都产生免疫了,严重的视觉疲劳。”

燕无双扑哧一声笑出声来:“行了,我不打击你了,不过你以后也不许再说那种不靠谱的话,要不然我真跟你急。”

骆小凡不屑的切了一声,道:“怎么不靠谱了,大叔跟你又没有血缘关系,而且他对你又好,如果你能把他拿下,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燕无双垂下脑袋,沉默了。

骆小凡又道:“无双,现在叔叔阿姨失踪了,燕氏集团也摇摇欲坠,你真的忍心让叔叔阿姨经营了半辈子的公司就这么倒了?”

燕无双咬着下唇,其实骆小凡说的意思她都懂,尽管她们没有血缘关系,可她始终唤了司寒十八岁的叔叔,如今的转折也太大了,她一下子接受不了。

“小凡,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司寒这个人太高深,我……看不透他。”

说得容易,真要做起来,她心里可是没底。

骆小凡贼兮兮的笑道:“这样才有挑战性啊,身边有这么一个堪称完美的男神在身边,如果不尽早将他拿下,等他身边出现别的女人了,到时候有你哭的。”

燕无双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思起来。

“可是我跟他……不合适。”燕无双有点为难,感觉很怪。

“怎么不合适,依我看没有谁比你们更合适了,你自己想想吧!”

骆小凡拍拍她的肩膀,反正在她看来,司寒是最合适燕无双的男人,也许是旁观者清吧!

燕无双再次垂下脑袋,不说话。

其实骆小凡说得不无道理,如果想让燕氏起死回生,目前为止司寒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是这么做不是在利用司寒么?

这时,燕无双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燕无双犹豫了一下划过手机屏幕。

“喂?”

里面传来一个非常温柔动听的女声,说她是司寒的秘书助理,司寒有东西要她送过来,现在在学校门口。

燕无双呆滞了几分钟,转过头看向骆小凡,说道:“小凡,我要去一趟学校门口,你先回教室吧!”

骆小凡点头,两人离开了秘密基地。

在她们离开之后,秦忧忧一脸笑意的从暗处走了出来,望着她们离开的背影,眸光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细看之下还有几分得意和算计。

燕无双来到学校门口,看见一位身穿深蓝色职业套装的女人,紧身职业套装将她整个身体包裹住,将她那傲人的身材充分展现出来,形成一种曲线美,长发披肩,脸上带着得体的微笑,很温柔,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那种。

燕无双打量了一下她,还没开口,女人便率先向她走来,微笑道:“燕小姐你好,这是总裁让我交给你的。”

说着,便将手中的盒子递给燕无双,虽然没有打开来看,可燕无双知道,里面是饭菜,凑近一闻,还能闻到饭菜的香味。

燕无双有一瞬间的不自然,点了点头,道了声谢谢,问道:“那个……他还有什么交待么?”

本来想说寒叔叔,可不知道怎么的一想起骆小凡的话,便不自觉的改了口。

女人轻笑了一下摇头,说道:“燕小姐有什么话,可是直接给总裁打电话。”

燕无双哦了一声,女人跟她道了别,转身离开了。

燕无双手里抱着装有饭菜的盒子向教室走去,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很是怪异,只是还没到教学楼,就见骆小凡一脸惊慌的从楼上飞奔而下。

“无双,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锦逸阅读”,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赌场优惠活动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