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优惠活动
当前位置:赌场优惠活动 > 资讯频道 > 都市 >

秦琛陆娆娆by白袍人_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秦琛陆娆娆by白袍人_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发表时间:2018/08/16 18:37:15 作者:白袍人

爹不疼妈不爱姐姐陷害,没想到还被陌生男人给睡了...所从那个男人秦琛爱她宠她给他最好的,还帮他虐渣渣...《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好文推荐

娇妻在上完美宠婚一百招

第一章  你赔我

柔和的霞光唤醒了沉睡中的大地,也让忙碌了一夜的秦琛停止了"工作"他身旁的女人还在沉睡着,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十分可人.

男人胸前还滑着几滴未干汗珠,肌肉的线条感越发的明朗,性感的锁骨上,横卧着几道抓痕,像是在提醒着某人昨夜的疯狂.

他扫了一眼手表,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竟然要了她整整一夜,瞧着床上那抹鲜红,秦琛的心里微微有些异样情绪滋生.

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他轻轻的将如同八爪鱼一般的女人往旁边挪了挪.

"不要走...少修..."怀中温暖的消失,陆娆娆缓慢的睁开眼睛,看到那高大的背影,她纠结了片刻,鼓起勇气将两只手朝着男人腰间环去.

"少修?"低沉且有些嘶哑的声音在她脑袋上空响起.

陆娆娆的手被掰开,下意识抬头,正对上一双满是戏虐的眼睛,还未来得及反应,下巴已经被一双大手狠狠地捏住了.

"这位小姐,难道请你来的人,连你的雇主名字都没告诉你么?"看着女人清澈的眼神,秦琛心中升起一丝不忍,不过很快,又被压了下去.

能送上门来当代孕的,又能单纯到哪.

"什么雇主!你是谁!"自己明明是来找少修的啊!怎么这人就变了!

陆娆娆尖叫起来,想要挣脱,却被男人死死的钳制在怀里,最后一块遮羞布顺势滑落在地.

秦琛那刚刚才压下去的燥热,再次蔓延开来,轻轻一带,女人便被他拎了起来,径直朝着大床上走去.

身为秦氏地产的接班人,在商战中杀伐果断他素来是冷静克制的,可是不知为何,此刻他却是一点也不想忍.尤其是这个女人,还是自己"亲爱的"女友Vera送来的代孕妈妈.

嗯,虽然已经给她吃了助孕的特效药,但是多做几次,命中率也许就更高了.

想到这里,他扯了扯嘴角.不顾女人的尖叫直接将陆娆娆压倒在身下,女人声嘶力竭的叫声,都被他归于专业了.

直到——陆娆娆的眼神一点点变得空洞,如同破碎的洋娃娃一般无声的流着眼泪,他才意识到可能是哪里出了问题.

骤然停下动作,秦琛好看的眉头拧在了一起,修长的手指迅速的将她眼泪抹去,冷冷道:"哭什么,搞的跟我强你一样."

陆娆娆呆呆的看着他,瘦弱的身体还在打颤,艰难的用手挡在自己胸前.

红唇微微颤动,勾勒出一丝嘲讽:"难道不是?"

秦琛愣住,不敢置信的看着身下的女人,他这是被一个女人嫌弃了?他秦琛还用得着强女人吗?洛华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主动想爬上他的床,他眼睛都不眨的好么?

压抑着身体里的邪火,男人狭长的眼睛眯成一线,平淡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你当真不是Vera送来的孕母?"

"孕母?你电视剧看多了吧?这房间是我姐姐专门帮忙开的!为什么就变你了!!!"陆娆娆激动的说着,脑海里浮现着这些年和楚少修在一起的甜蜜时光.

四年了,马上就要修成正果了,自己却是...

她该如何去面对男友?

"你姐姐?"秦琛怔了怔,想起女人昨天那烂醉如泥被送来的模样,似乎真的是哪里弄错了,只是他素来不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不过就是初"夜",我赔你便是了!!!""不过?赔我?"

陆娆娆气极,终于忍不住失控了,一通粉拳重重的砸向秦琛.

二十八年从不知失控为何物秦琛,第一次觉得场面有些棘手.

只是这初Ye要怎么赔?还有那什么少修,为何听起来那么刺耳.

第二章  女人还是识趣一点好 

"总裁,东西都备好了."短促有力的敲门声,打乱秦琛的思绪.

秦琛应了一声,门轻轻从外面打开,一个带着眼睛的斯文的男人目不斜视的走了进来,把一个纸袋放在秦琛面前.

在他身后,是一辆摆满丰盛美食的餐车,五彩的小碟子并不大,却样样精品.

"先吃饭."

秦琛拿出资料扫了一眼,直接把还在床上哭的陆娆娆拎到了餐厅.

奈何女人只是默默的看着天花板发呆,一动不动,空洞的眼神如同死灰一般,"昨天的事情已经发生了,想要多少,你随便开."秦琛耐着性子说道.

陆娆娆听闻,涣散的目光中总算是有了一丝焦距.

"这就是你的方式?你当我来卖的?"

秦琛皱眉,似有些不悦:"女人还是识趣一点好."

"呵呵!"陆娆娆扯了扯嘴角,慢吞吞的从椅子上坐直了身体,此刻的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秦琛的衬衣,敞开的领口,性感的锁骨上一块块青紫让人浮想联翩.

青葱般的手指捏起桌上的支票,她穿过长长的餐桌,走到秦琛面前.

男人的瞳孔不可抑止的缩了缩,正待开口,那支票却"啪"一声拍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当我买你一夜!"

说罢,陆娆娆便直奔房间换了衣服,作势要离开.

秦琛一言不发的坐在餐厅里,默默地凝视着,直到女人的手放在了门把上,他才开口道:"把药吃了再走."

"药?"陆娆娆回头,满脸疑惑.

"紧急避孕."秦琛皱眉,从纸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盒,语气依旧是惯有的平淡,却是撒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谎.

避孕药都准备好了?陆娆娆的简直不知道自己能还能说什么了,冷笑着,在男人的目光中将药片就着牛奶吞服下去,出了房间.

直到陆娆娆的走了许久,秦琛才拿起了手机,Vera的短信闪烁着在屏幕上.

秦琛了怔了怔,随手回了过去很快,电话那头便响起Vera有些着急的声音:"亲爱的,你终于开机了?怎么样,那个孕母还可以吧?我特地让人查过的,是处女,而且各项体征都很健康."可真是费心啊,男人眼中萦绕着嘲讽淡淡道:"很好.""那太好了,只要她成功怀孕,你爷爷那边也有交代了.你也知道,我一直的目标都是拿到格莱美的大奖,现在就结婚要孩子的话...阿琛,你会理解我的对吧?""嗯,加油."秦琛轻声道,随即便挂了电话.

七年的感情?事业?沉默中,男人嘴角勾勒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一直跑出威斯汀酒店老远,汗流浃背的陆娆娆坐在了马路牙上,两条腿因为过度劳损不停地打颤.

她手里攥着手机,却迟迟不敢开,生怕会弹出楚少修的短信或者来电.

所有的故作坚强,都在这一刻崩塌了.

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酒店没错,房间没错,人就错了?

而且,是姐姐送她过来的啊...

不,不会的!姐姐不会害她的,这昨天她还说要帮自己和少修策划婚礼的,怎么可能...

陆娆娆摇摇头,努力的想要将这可怕的念头驱逐出去.

忽的,一辆车宝马S系的限量款停在了她面前.车窗摇下,一个中年男人出现在陆娆娆的视线之中,高挺的鼻子,目光如电,鬓角之处有着几缕白发,那是岁月的痕迹,却也使得他的气场很是从容.

"陆小姐,可以谈谈吗?我姓楚,我是少修的父亲."

少修两个字,像是有魔力一般,让陆娆娆双腿再也迈不动,俯身进了车子.

"伯父...我..."

"别误会,我没有什么恶意,只是一直听说你,今天正巧看到了,就想和你聊聊.""你和少修已经交往四年了吧?"楚父的声音很低沉,脸上也带着淡淡的笑意,看样子倒是一位十分好相处的.

"是."陆娆娆小声道.

"四年啊...那也不短.不过陆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们楚家的条件,坦白来说,陆家和我们也算是门当户对,不过我好像听说,陆小姐的母亲是已经去世多年了是么?"母亲?

陆娆娆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她母亲不是好好的在家么,上次回去还中气十足的骂自己来着.看到陆娆娆的表情,楚父脸上的笑意更浓.他最喜欢看别人惊慌失措的样子,尤其是,这个马上就要被自己赶下去女人.

"看来陆小姐还不知道啊,那我也就做个好事告诉你!陆太太并不是你的生母,你的亲生母亲只是你父亲在外面找的陪酒女."

"一个陪酒女的女儿,你有什么资格当我们楚家的太太?"

第三章  不要脸的东西

陪酒女三个字宛如魔咒一般在陆娆娆脑海里盘旋着,让她不知所措.

楚南山慢条斯理的抽着雪茄,欣赏着她痛苦的表情,惬意极了.

直到那车子停在陆家别墅门前,他才再度开口:"陆小姐,你该下车了.""谢...谢谢伯父!"陆娆娆结巴着答谢,慌忙的打开车门,正要下去,楚父的那略带嘲讽的声音再度响起.

"女人啊,还是得知道廉耻些!"

陆娆娆的瞳孔在一瞬间放大,怔怔的看着汽车扬长而去,过了许久,她的身子还是止不住在颤抖着,两只手紧紧的攒成一团.

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夜之间,什么东西都变了.

抬眼,便是那熟悉的别墅,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

抿了抿嘴唇,她拖着沉重的双腿推开了门.

大厅的欢笑声在这一刻戛然而止,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她身上,陆娆娆艰难的朝前迈了几步,正要开口,陆母一巴掌就直接乎了过来.

"啪!"

"不要脸的东西!跟你那死去的娘一样,天生就只会勾引男人!"一声脆响,让本就摇摇欲坠的陆娆娆直接歪倒在地,嫩白的脸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火辣辣疼,整个口腔里都充斥着血腥味,让她一时间忘记了解释.

那满是红紫的锁骨,在一瞬间暴露无余.

"瞅瞅!瞅瞅!勾引自己姐夫不成,竟然还跑去和外面人鬼混!我陆家的脸都让你丢完了!"看到那些痕迹,盛怒之下的陆母拎起旁边佣人递过的鸡毛掸子就抽了过去,光听那声音,就能感觉出极其用力.

陆娆娆一边躲着,一边解释哭道:"妈,你说什么!什么死去的娘,什么姐夫!""你手机短信都发到芷柔那去了,还敢狡辩!"

"可别叫妈,恶心死我了!老娘当年真是太善良了,才会同意陆安把你这个野种弄回来!"陆母说着,手上的力气又加大了一分.陆娆娆想躲,可两个女佣死死的钳制着,让她不得不十分屈辱的跪在陆母脚下,脸贴着冰凉的地板,卑微近尘埃.

眼见得那鸡毛掸子就要朝着她脸上抽去,二楼响起一道威严的声音.

"好了,素梅.这脸要是花了,宋家那边没法交代!"

陆母撇了撇嘴,将鸡毛掸子一丢,朝着楼梯上而去.

陆娆娆迷茫的抬起头,看着那陆家掌权者陆天城,那个从来的都不会拿睁眼瞧他的爷爷.

"爸,您也看到了,这丫头就是个喂不熟的,我这些年对她怎样您是知道的,可您瞧瞧她都做了些什么事情,要不是少修那孩子愿意负责,我这...""芷柔啊...我可怜的柔儿!"陆母说着,脸直接就耷拉了,甚至还挤出了几滴眼泪,翻脸之快,直叫人咋舌.

陆娆娆呆呆的看着他,喃喃道:"妈你在说什么,少修...""少修不是你叫的!那是你姐夫!好了,素梅,你去房间里陪芷柔吧,至于娆娆,你跟我来书房!"

"是!"陆母恶狠狠的用眼神剜了陆娆娆一眼,这才扬长而去.

可怜的陆娆娆在地上挣扎了许久,才匍匐的扶着墙站了起来,那些仆人就站在一旁,丝毫没有要帮手的意思.

她咬着嘴唇,一声不吭的扶着栏杆爬楼梯.陆天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个自己儿子在外面和陪酒女生的孙女,忽然有些欣赏她的坚强.

只是很快,他就将这念头抛之脑后,不过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丫头,马上就要送去去宋家冲喜了,不值得他关注.

想到这,他收起了那份少的可怜的怜悯,就这样看着浑身伤痕的少女一步步挪进了书房,这才将一摞照片和两个手机摆在她的面前.

照片上那相依相偎的人,正是她心目中的好姐姐陆芷柔和楚少修.

更奇葩的是那手机上的短信,竟然是自己发出的一堆勾引楚少修的话,日期就是昨天,暧昧的让人脸红.

不,不,这不可能,楚少修爱的是自己!

还有短信,她连亲吻都没和少修亲过,怎么可能发这种尺度的东西!

陆娆娆的脑袋一片空白,几度张嘴都被陆天城给打断了."你不用解释.芷柔那么一个知书达理的姑娘,定然不会做去做出主动勾引男人的事情!当然,我也不是不认你的这个孙女,南城宋家今天来提亲,我已经答应了,下周就给你们举行婚礼!"

"可..."

"没有什么可是!你既然当了这么多年的陆家二小姐,不做出点贡献,你觉得合适么?""可我妈,她不是好端端的么,怎么就?"陆娆娆的抬起头,不甘心的赌上自己最后一份希冀.

陆天城的嘴角勾起一抹嘲讽,冷冷的看着她:"你妈?那个陪酒女?死了二十多年了吧!"

第四章  送她去冲喜 

陆娆娆终于还是没忍住,在接二连三的打击中瘫软在地.

眼泪顺着脸颊缓缓地滴落在地,那瘦小的身影是如此单薄.她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被人推开,陆安快步走了进来,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还在地上的二女儿,不耐烦道:"现在知道哭了,早干什么了!"

"跟你那不要脸的妈一样,永远就只会给老子带来耻辱!"陆娆娆缓缓的抬起头,眼中的星光,在父亲的咒骂中,沉底的黯淡了.

几个壮硕的女佣走了进来,不由分说的便将地上的陆娆娆拽了起来,丢进了房间里,至于那身上的伤口,破碎的衣服,更是连看都不待看一眼.

疲惫的趴在床上,陆娆娆终于明白这些年,为什么所有人都看她不顺眼,明明她什么都没做错,明明她是陆家的二小姐,可是就连佣人都能欺负他.

自己只是父亲醉酒的产物,也难怪...

只是她不明白,一向对自己那么温柔的陆芷柔,怎么就能干出那些事情来!还有少修,那可是四年的感情,不是四天啊!

忽的,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的好姐姐陆芷柔,在两个女佣的搀扶下,一脸惨白的出现在她的视线中.

眼见得陆娆娆看向她,陆芷柔身子一歪,整个人如同扶柳一般挂在女佣身上,无比虚弱道.

"娆娆...你喜欢少修,你可以跟姐姐说啊,怎么能悄悄的去勾引他呢..."陆娆娆一怔,错愕的看着门口,这是睁着眼说瞎话吗?"姐姐,你说什么?""少修明明是我的男朋友!而且那房卡也是你给我的!""什么...什么房卡,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陆芷柔抬起手,装模作样的挤出了两滴眼泪,声音也跟着哽咽起来,那敞开的领口上,星星点点全是红痕,无比刺目.

"娆娆,我知道你喜欢了少修四年,少修也说个你是个好女孩...""可是...感情这事,怎么能够勉强呢...你为了得到少修,竟然还下药...""下药?"陆娆娆简直要崩溃了!这陆芷柔都在说什么!"是啊...要不是你下药,少修怎么会那么难受呢,我也不至于为了救他,赔上了自己青白...好在少修会负责,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你能不要再缠着他了么..."陆芷柔越说越激动,那么"虚弱"的她竟然还挣脱了两个搀扶她的女佣,直接跪在了陆娆娆面前...

瞬间,整个陆家都沸腾了,无数道身影都汇聚了过来.

陆娆娆挣扎着想要伸手把陆芷柔拽起来,可身上那些伤痕,让她动一下都是无比的困难.

而地上,陆芷柔还在拼命的演着.

"娆娆,我求你了,你不要和我抢少修好不好..."

"姐姐什么都能给你,可是爱情这东西,是不能让的啊娆娆..."看似那么"虚弱"的一个人,声音却是那般尖利.

陆娆娆几度开口,都被淹没在那不分青红皂白的指责中了.

忽的,人群自动朝着两边分开,一道高大俊朗的身影出现在了她视线中.

"少修..."陆娆娆喃呢道.

楚少修走进房间,先看到便是床上那满身伤痕的娆娆,微缩的瞳孔隐忍着一丝怒气.

四年了,说没有一点感情那是假的,可是,婚姻不等于爱情,他楚家的太太,必须是能给他,能給楚家带来利益的.

至于陆娆娆,谁叫她只是陆家的一个没有任何继承权的私生女呢.

耳边,陆芷柔哭泣的声音越发的惨厉了,颤抖的身子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昏厥似的.

见状,楚少修将最后一抹不忍埋藏在心底,弯腰温柔的把陆芷柔揽进怀里.

按照他和陆芷柔早就订好的台本,他径直走到了陆娆娆面前.

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床上的女人.

"娆娆,放过你姐姐吧!"

"还有,看在你姐姐的份上,下药的事情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男人说完,便转身就要离开,陆娆娆哭喊着想要伸手去拽,可却是被人一把推开,从床上重重的摔倒在地.

巨大的声响,光听都知道会有多疼.楚少修的身子顿了顿,最终还是没有回头.

羞辱成功的陆芷柔和楚少修相依而去了,一直在看热闹陆安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冷冰冰的声音如同机械一般.

"看好二小姐,宋家来接人之前,不许她出来!""是."

门被佣人重重的砸上,将陆娆娆和外面那个鲜活的世界隔绝开来.

无比狼狈的她坐在地上,忽然发现,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门外佣人们那满是调侃的声音:"说起来我们老爷也真够狠的,竟然把二小姐嫁给一个70多岁的老头...还是个随时会断气的.""你懂什么...做生意的这叫做冲喜,再说了,她算什么小姐,又不是夫人生的..."声音越来越大,陆娆娆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了...

第五章  只要是个女人就行

像是被世界遗忘了一般,陆娆娆被关在房间里已经快一个星期了.

自从得知自己要嫁的人是个七十岁老头之后,陆娆娆已经彻底对这个家绝望了.

女佣倒是三餐都按时将饭菜和水送过来,可陆娆娆却是一动不动,就那么空洞的躺在床上,如同坏掉的布娃娃一般支离破碎.

就在距离宋家来接人的前一天,陆娆娆的嘴唇已经干裂的开始蜕皮,原本白净的脸也因过度缺营养而变得蜡黄.

忽的,一张纸条和食物一起从门上的小窗被投递进来.

陆娆娆挣扎着从床上爬了起来,将那纸条打开,上面是一行用计算机打印出来的小字:"吃饭,晚上12点开窗户跳下去,自会有人接你."

纸条上没有落款,纸张也是普通不过的打印纸.

陆娆娆挪动着身子趴到自己的窗户边朝下看去,泳池边正在举行露天宴会,无比的热闹.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那般的刺眼.

她捏着纸条的手指因过度用力而变得惨白.

陆家住的是别墅,本身房梁就高,她的房间又是在三楼,足足有十几米,跳下去不说半残也得骨折,可是不跳的话,自己能够从陆家的控制里脱身吗.

天渐渐黑了,楼下的喧闹声隔着窗户都能传递在房间里.

陆娆娆静静的站在窗边,忽然下定了决心.

她要赌!

赢,她便能离开这里,摆脱自己现在的命运.

输...应该也不会比现在还惨了吧.

想到这里,她开始洗漱吃饭,还翻出了一个书包,将自己多年来的写下的日记和几千块零用钱都塞了进去.

至于其他的手指珠宝,她只拿走了那个据说出生时就戴在她脖子上的玉珏.

将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她关上了灯,静静的躺在床上.

11点五十五,闹铃将她从浅眠中唤醒.走到窗边,那些人还在闹腾着,丝毫没有收敛的迹象,推开窗户,看着下面空无一物的草地,陆娆娆抱着书包,闭着眼睛跳了下去.耳边风声乍起,她的身子急速的下坠着,然而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袭来,那些看似是草地的地方,不知道被铺上了什么东西,很软,不仅减缓了她下坠时产生的冲力,还消除了所有声音.

陆娆娆刚从地上爬起来,黑暗中走出了一个穿着陆家女佣服装的男人.

"陆小姐,请跟我走,总裁安排我来接应您."

"总裁?"陆娆娆迷茫道,眼前的男人似有似些熟悉.

"是的,您去了就知道了,趁着宴会散场,现在是最合适的时间了."男人说完,便将一套十分臃肿的欧式长裙套在了陆娆娆身上,五分之后,他领着乔庄改变之后陆娆娆,光明正大的从的陆家正门走了出去.

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让自己绝望的家,陆娆娆低头进了一辆黑色的宾利车.

还未坐定,一个凉凉的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陆小姐,又见面了,秦琛."陆娆娆抬头,猛然间迎上秦琛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哆嗦着嘴唇,老天挤出了一个你字...

还未再继续,脑袋一歪,重重跌进了男人的怀里.

宽敞的后座里,秦琛皱着眉头看着这个刚上车一句话没说话就倒在自己怀里的女人,有些难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打开隔板,冷冷的盯着副驾驶的助理.

半晌之后,才再度开口:"我长得有这么吓人么?"

Ben怔怔的转过脑袋,瞳孔在一瞬间放的老大,忽然生出了一种总裁脑袋坏掉的想法,不过很快,在那零度的目光中,他很负责的开口道"不,总裁您很帅.""完全就是小女生中最喜欢那种冰山禁欲系的霸道总裁啊,有钱多金,面瘫脸..."面对自家助理的喋喋不休,秦琛在丢下一句女佣服很适合你之后便直接关闭隔板,看着怀中缩成一团的女人,便又调高了一些温度.

他伸出手轻轻的掠过陆娆娆的脸颊,小小的脸庞,一只手都能盖得住大半.

软软的身子就这般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皱了皱眉,却没推开.

看着PAD行程单上那一堆被自家爷爷强制添加上去相亲晚宴.

秦琛勾起嘴角,直接拨通了家里的座机.

不等那边老人开口,便轻声道:"爷爷,我想结婚了."

电话那头因为他的话,响起一阵鸡飞狗跳的嘈杂,十几秒之后,一个暴躁的老者声音响起:"啥啥啥!你是终于开窍了吗!和谁?那个唱歌的Vera?算了,我也不管你了,只要是个女的就行..."

只要是个女的就行?秦琛的好心情瞬间消失,将手机拿离耳边老远:"不是,您早点睡吧."说罢,他直接按下了关机键.

而郊外的秦家老宅,注定很多人要失眠了.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锦逸阅读”,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赌场优惠活动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