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优惠活动
当前位置:赌场优惠活动 > 资讯频道 > 言情 >

陆北凛顾笙by南曰辛小说_十年陆北情笙

陆北凛顾笙by南曰辛小说_十年陆北情笙

发表时间:2018/08/16 18:34:44 作者:南曰辛

《十年陆北情笙》是由“南曰辛”所著,主角是陆北凛、顾笙,在当时她们那个年纪还是有一定不好的影响的;大家都一度认为她是真的抽烟的坏学生,只有极少数走的近的人相信她没有。

十年陆北情笙在线阅读_陆北凛顾笙小说阅读

第一章:结婚柬

顾笙笑打死都想不到难得溜出来忙里偷个闲,居然会让自己顷刻失去了所有,好比整个世界;麻木到连自己如何回到家都不清楚。

“笑笑,你也太敬业啦吧!平时在医院里就是天天打仗,难得休息一天时间还抱着一个笔记本奋战!”

顾笙笑刚一落座,周昱美就眼尖的看到,端起手边早就已经为她备好的黑咖走了过来;一边数落着,一边浅笑。

闻言,顾笙笑笑颜抬眸,嘴角清清浅浅的勾了勾。

“可不是嘛,我要是不努力一点,谁来养我啊?!”说着,顾笙笑看到身后的男人,笑而不语的扬了扬头,示意了一下:“得,你老公来了,你就别来吵我了;让我好好清净清净的码个字!”

与此同时,在顾笙笑说话的时候,尹捷睿也看到了她,并礼貌的微笑点头示意了一下;周昱美转头,一眼就看见那个满面笑容的男人,一张温柔的小脸上顿时柔情似水,嘴角边挂着甜蜜的笑意。

“你来了啊!”

尹捷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回应道:“嗯”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大家都已经了解熟悉了这么多年了,顾笙笑每每一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就总是会忍不住的汗毛耸起;有种不寒而栗的钻心感。

顾笙笑默默的掏出了耳机带上,以免自己会被后续不可描述的画面或声响给恶寒到。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一晃眼,就到了下午三四点,鉴于中午顾笙笑没有吃东西;周昱美从厨房里端出来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走到她的面前,伸手关上了她的笔记本。

“行了行了,不要再这么废寝忘食了,不然等下胃又该难受了;快把面条吃了,吃完再继续写。”

基本上是顾笙笑过来的这一天,她们是不会接多少顾客的,就是为了方便给她一个创作和休息的地方。

见状,顾笙笑微微一笑,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仿佛像是在说话,眨巴眨巴着;伸手接过了那完热腾腾的面条“谢谢我屋里宝贝美”

“叮咚!”

顾笙笑挑了一下眉,又一声“叮咚”周昱美同样也一脸不解的回过头,看向自己不远处吧台上的笔记本;周昱美不知道为什么,心底终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

顾笙笑没有想那么多,随口说了一句:“可能是编辑给我发消息了吧,你去忙吧。”

“好”

周昱美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吧台,眉头不自觉的蹙起,点开电脑便看到了一旁的提示消息,点进去一看,周昱美的脸色顿时骤变,一点一点往下看去。

“啪!”

周昱美一惊,赶紧抬头看去时已为时已晚。她眼睁睁的看着顾笙笑将一碗热腾腾的汤面打翻,洒了自己浑身;连带一双玉白纤细的小手都被烫的通红,上面还挂着几根细细的面条;玻璃渣碎了一地。

她不能相信。那个男人当真说结婚就结婚,这么突如其来,让她一丝准备都没有。

周昱美惊呼着冲出了吧台。“笑笑!你没事吧!”

顾笙笑模样恍然的转头,视线呆滞的注视着眼前的女孩,嘴巴一张一合,好像是在对她说话,又好像是在自我呢喃。

“他要结婚了,我看到了…他的请柬。”

顾笙笑眼眶红红的,看的周昱美的心都是紧巴巴的揪着的。

问询跑出来的尹捷睿看到那片狼藉,有些震惊;震惊之余还有无尽的担心,尹捷睿连忙小跑走到女人面前,目光落在周昱美身上仔细扫看了一圈,发现她没事才稍作放心。

紧接着,目光落在了面前的顾笙笑的身上,这才发现那只玉白的手背连带着手腕都滋出了细细的水泡,肿的老高老高。

“怎么回事,烫的这么严重?!赶紧去处理一下,我拿药包。”

周昱美后知后觉的拉着顾笙笑去水龙头底下冲凉水。

片刻,尹捷睿在给顾笙笑检查伤口的时候,顾笙笑没有丝毫的反应,但是站在一旁心疼的看着的周昱美,眉头紧紧的拧着;一个劲的不停的说“轻点!你放轻一点。”

顾笙笑整个人仿佛就像是被点了什么某种毫无知觉得穴道一般,麻木不仁,仿佛受伤的那种手压根就不是自己的;完全都没有任何的感应。

不一会儿,伤口就已经被包扎好。看着顾笙笑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周昱美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想要开口安慰些什么;却也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周昱美一脸郁结的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没事。就当是从来没有认识过吧。至于这个请柬,我们就当没看见,回到以往平静的生活吧。”

闻言,前三秒的时候顾笙笑还是如之前一样没有任何的感触,就好像是一个没有被牵制的木偶,失去了她原本的灵魂。可当周昱美靠近的时候,顾笙笑猛的一声嚎,歇斯底里的哭了出来。

一边大声哭着,一边疯狂摇头,嘴里边不知道囫囵吞枣的说着些什么:“小美,他不要我了,他真的不要我了...我该怎么办,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不是说好了会一直等我的吗?...”

他不是早就不要你了吗?!

这句话周昱美终是不忍心说出口。

“骗子,都是骗子。啊!”顾笙笑一把掀翻了桌上的所有东西,眼泪吧嗒吧嗒不停地往下滚。

顾笙笑哭的越是歇斯底里,周昱美心底就越是揪着难受,眼角不自觉的溢出了颗颗泪珠。心疼的抱着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细语的安慰道:“没关系的没关系的,你还有我啊!他失去你,是他的损失。我们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更值得的人。”

哭了许久许久,渐渐地,顾笙笑没有之前一开始的那种麻木不仁,她开始渐渐找回自己的状态;平静下来的顾笙笑一脸冷漠的捡起地上的东西,视线噙着眼泪冷漠的注视着眼前已经支离破碎的笔记本,说话的语气清冷。

“我没事了,你先忙你的去吧。”

认识这么多年,周昱美当然知道她现在内心需要什么,她转身离开;给顾笙笑一个独自安静的空间。

第二章:婚礼现场

顾笙笑一动不动,目光平静的注视着笔记本,原本鲜红刺眼的邮件已经被关闭;顾笙笑想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静静地完成原本计划的工作。“滋滋……”放在一旁的手机开始不安分的响了起来,目光落及之处,顾笙笑僵住了。

不远处的周昱美眼巴巴的朝这边望着,顾笙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接通电话。

“喂。”

一声不夹任何感情sè彩的开场白,对面的男人沉默了一下,开口道:

“笙笑…我未婚妻希望你能在婚礼的那天为我们唱一首歌,来缅怀我们之间的感情;同时祝福我们…”顿了一秒,他觉得有些难以启齿的接道“可以吗?尽管我知道这样有些为难。”

“既然知道为难也说得出口,可见你们两夫妻有多么的厚颜无耻啊。”

顾笙笑多想痛快的说出这番话,可是...最终她还是忍住了,希望在两人最后还能平静的对话的时光里,留下一丝丝的好印象。

她恨啊!目光冷漠的平视着前方。

顾笙笑无声的将手指深深的掐进肉里,鲜血不自觉的缓缓渗出,滴落在地上;吓到了吧台处的周昱美。

“好。”

顾笙笑没有多话,沉沉的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

“顾笙笑你疯了啊,自己的手就不是手了是吧,你还想不想工作,想不想继续码字了啊!你这样肯定会被感染的!真是不知道他给你下了什么毒了。”

周昱美气不过,看着她鲜血淋漓的手掌,整个人就心痛不已;气急败坏的数落着。

顾笙笑抬眸,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顷刻间又续满了泪珠,哽咽的说不出一句话;推开了周昱美的手。

周昱美看着,从她的眼睛里可以深刻的看见那抹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孤独和绝望。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凶你的,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对不起。”

不用问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嘴里口口声声爱她一辈子的男人,又打电话过来重伤她了。

周昱美心疼的一把拉过女孩,一边动作轻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一边柔声细语的安抚道:“没关系了,那天我们谁也别去,反正那些都与我们无关紧要。”

顾笙笑微微一笑,一颗心深深的陷入了心痛地泥泞里,无法自拔。

“没事,我不疼。”

顾笙笑推开了周昱美,袒露的伤口是那么醒目,顾笙笑目光黯淡无光,声音沙哑干涸的离开。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一个礼拜之后,

时间定格在了5月20日这一天,顾笙笑早早的就从自己大床里起来,干净利落的拿起已经准备好很久的衣服走进浴室,简单的淋了一个澡;换上了那件他最爱的红色连衣裙,清扬单薄的百褶裙边迎着清风徐徐跃动,雪白的肌肤在它的映衬下,越加显得更是晶莹美好。

顾笙笑简单的给自己绑了一个头发,脸颊两侧微微留出了一缕头发,微卷;目光平静淡漠的注视着镜面中的自己,微微扯出了一抹勉强撑得上是微笑的苦笑。

顾笙笑拿起了一旁放有请柬的小包,带上手机踏出了房门;一路上,所有的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美好,包括她自己,也是旁人眼里的一道不可多得的风景线。

可只有她自己清楚,胸口的位置正处在一点一点的腐烂发酵,散发着酸苦难受的味道;让人不敢轻易的探头靠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焦灼不安的心情缘故,看着距离教堂一点一点缩小,直到最后的零距离;顾笙笑的一颗心如同死寂了一般,就连她自己都错觉的以为没有在跳动。

“笙笑你来了?”

新郎陆北凛身着一身精致的黑色西装,黑色的西装裤下是一条笔挺的大长腿,正一步一步迈着坚定沉稳的步子朝她走近;目光夹杂着一丝丝礼貌性的温柔平易。

顾笙笑眼眶迷朦,一双灵动的眼眸不觉痕迹的闪躲了一下,掩饰着自己心痛如绞的心境;回以微笑着微微颔首:“嗯。”

见状,陆北凛表情有些略带抱歉,微微颔首道:“抱歉,我听周昱美说你很忙;打扰你时间了;同样很感谢你能出席。”

“不客气,不是说要我在婚礼上唱婚礼伴曲吗?带我先去试音吧,希望你们不会嫌弃。”

顾笙笑实在是不喜欢他们之间这样的感觉,巴不得赶紧结束这样的尴尬的对话。

闻言,陆北凛不动神色的深深看了顾笙笑一眼,好似防备,好似怀疑;点了点头,转身带头走在了前面。

走到人不多的地方的时候,突然画风猝不及防的一转,一个冷漠的声音钻进她的耳朵里。

“顾笙笑,今天是我的婚礼,希望你不要任性;即便你不乐意,你可以选择拒绝;但请你不要破坏我们的婚礼。”

“顾笙笑,你要知道;我不希望她受到半点伤害!”

原本就已经够心痛的顾笙笑,清楚的看懂了那个眼神,内心的撕裂感加剧,她无法开口回答。她甚至怀疑他有严重的精神分裂。

嘴角边牵起了一抹比苦瓜还苦的笑容;原来到现在他还是如一当初开始和那个女孩在一起的模样,一直都不曾信任她。

原来刚刚的一切都是伪装出来的善良。

那既然是如此不信任她,为什么还要这样千方百计的叫她过来,只是因为想要变着法子羞辱她,伤害她吗?

顾笙笑没有说话,心底很不是个滋味默默的跟着走上了前。

到了音乐师的旁边,顾笙箫打发了陆北凛离开“你放心的离开吧,我是不会捣乱的。”她说话很直,既然已经答应了新娘和他的要求,她就会好好完成。

一面是清楚直白的告诉对方自己没有那么没档次,一面是她不希望自己的内心依旧那么的不争气。

接下来的时间,顾笙笑再也没有见过陆北凛,但是时不时的会看见一个衣着装扮动人的新娘,微笑着招呼着络绎不绝的宾客。

第三章:血泊之中

顾笙笑不知道心底是个什么滋味,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婚礼。就待她准备深究的时候,教堂内的灯光蓦地一下全部熄灭,她紧张的抖了一下身躯;有些惶恐,她迫切的想用视线看清身旁的状况。

陆北凛了解她,就像是一种刻进骨子里的本能,目光透露着焦急朝音乐师的方向看了过去;悠扬的音乐缓缓响起,伴随着拉门礼花声;顾笙笑被一旁的音乐师撞了一下,提示她该开唱了。

顾笙笑只用了一秒的时间就反应了过来,即便她什么都看不到,但还是能想象她们此刻幸福炫目的场景。嘴角扬起一抹似有似无微笑。

“我的心忽然又活了

总在见到你的那一刻

原来我也有过这样的悸动

只是在习惯自我保护后 忘了……

想聊的故事太长了

反而就都沉默的笑着

金色阳光洒在你双手上头

看起来好暖让我想紧紧握着

这是我们的纪念日

纪念我们开始对自己诚实

原以为深爱的人放弃骄傲

说少了你的生活淡的没有味道

这是美丽的纪念日

纪念我们能重新认识一次

有些事要流过泪才看得到

不求完美爱的更远 要过得更好……”

一首歌唱着唱着顾笙笑的声音哽咽到不行,直到结束,脑海里始终都回荡着一幕幕钻心的回忆;顾笙笑心痛到已经完全发不出任何声音,目光一直一直凝视着迈着幸福脚步的一对新人。

台上婚礼司仪开始说着一大串感谢和赞美之词,顾笙笑听着听着,两只耳朵就像是被水波给涌住,感觉身边哗啦啦的都是一片虚无缥缈的海浪声,完全听不清任何声音。

“咳咳……”

顾笙笑忽然重新拿起话筒放在嘴边,清玲一般的声音清了清嗓子,被打断的众人纷纷看向声源处,包括双方新人的父母;原本在听歌的时候大家就都十分好奇是谁可以将这首歌的感觉诠释的如此这般的恰到好处。

目光落在顾笙笑身上,有惊讶有惊艳也有不解,更严肃的是陆北凛一双幽深到让人无法判断的目光。

“陆北凛你就是一个人渣!你不是说过这辈子最爱、最想娶的女人是我吗?怎么,你现在要失言了。”

顾笙笑恶狠狠的怨怼了一句;顿了一秒,再度开口时语气平静到,就像是被抛弃的人压根不是她,她只不过是在陈述一个故事的开头和结局,目光始终如一的盯视在他的身上。

陆北凛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眸子里可以清楚的看见因为她的闯入,而燃起的熊熊烈火;仿佛是要把顾笙笑给活活烧死,生生的刺痛了她的心。

他已经警告过她了,不要再他的婚礼上捣乱!一开始她答应的好好的,到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用任何语言,顾笙笑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输给了这个只出现在他生命一年不到的女人。

过去十年的光阴不过是一道过眼云烟,一碰就碎;根本就经不起任何时间的推磨。

她退下了舞台,顾笙笑微笑着,动人的妆容下掩盖着一张痛彻心扉的脸;忍着痛吸,目光平静的注视着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后,头也不回的离开教堂。

门被推开,刚走出教堂没几步,随即“嘭!”的一声巨响,顾笙笑呈抛物线被车撞出了好几米远,失去了所有意识倒在了血珀之中;雪白的长裙被鲜红的血液染出了一朵一朵孤寂又美艳的花色。

是你先走近了我的生活,也是你先撩拨起我的心弦,为什么到了最后还是你,选择义无反顾的抛弃我,抛弃了我们那些美好又难能珍贵的感情。

眼角的泪水不觉的吧嗒一滴落下,顺着眼角跌进了鲜红如注的血珀之中。

顾笙笑被撞的这一幕刚好落入了过来追她的周昱美眼里,“啊!”整个人都被吓到扑通一下瘫软的跪在了地上,枯哑的嗓子眼里发出艰难的尖叫,眼泪轰的一下不成形的一涌而出。

周昱美挣扎着,像是疯了一般跌跌撞撞的冲了过去,扑通一声的跪在了顾笙笑的身边,抱起了她轻如羽毛的身子,撕心裂肺的大声哭喊了起来:“笑笑,你怎么了。笑笑,你醒醒啊;你不要吓我啊!啊……!顾笙笑你给我起来啊,我说了不要你来参加这个婚礼的,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了,不要睡着了。”

随后紧跟着冲出教堂的陆北凛看见被周昱美包在怀里的顾笙笑,心底拉登一下,一双修长的大长腿差点一下不受力的跪了下去。

步伐颤颤巍巍的冲到了她们面前,一双深邃的大眼眸直勾勾的凝视着毫无知觉的女孩,嗓音更是哽咽到说不出话:“顾笙笑!笑笑;我错了错了,对不起,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答应你再也不做出伤害你的事了,再也不抛下你了。”

陆北凛想要伸手从周昱美的怀里抱过小人儿,却被周昱美凶狠痛恨的眼神怔住了,一把推开他的手。“滚,你给我滚啊!要不是因为你,笑笑她怎么会变成这样。你就是一个千年的祸害。一个刽子手!”看着她恨不得将自己碎尸万段的模样,陆北凛的心已经痛到失去了知觉。

陆北凛不管不顾,一把抱过了顾笙笑就往自己的车内放,一旁紧跟着的周昱美见状跟着坐了进去,看着他:“陆北凛你这个祸害!要是顾笙笑有什么三长两短,这辈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陆北凛没有理会来自周昱美的恐吓,目光直直的瞪视着眼前的道路,车速一再加快,不一会儿就到了最临近的医院。

下了车,陆北凛根本就没有给自己去思考的机会,转身从后车厢内抱出了顾笙笑,冲进医院,一边抱着怀里的人横冲直撞,一边焦急的扯着喉咙大喊。

“医生,医生!有人吗!快来救命!救救我的妻子!快来救救我的妻子。”

陆北凛脱口而出,一旁焦急无措的周昱美也没有心思去想他喊的是什么,满脑子里只知道顾笙笑需要立刻马上得到抢救。

第四章:可能再也醒不过来

陆北凛的呼叫声,吸引了一大波医护人员,护士推着病床赶忙跑过来,示意他赶紧的速度将人放上来,又马不停蹄的推着病床往抢救室里一路狂奔。

“让让,赶紧让让。手术室吗手术室吗,赶紧准备一下,一台手术需要立马开始。”

顾笙笑被成功的推进了抢救室,一个护士挡在了陆北凛的身前,语气清冷的,不加一丝情感的直言道。

“先生请留步,抢救室里是不能进外人的。”

闻言,陆北凛嘶吼大叫:“我不是外人,我是她丈夫,原本我们今天要结婚的!我要进去陪她!”对啊,原本今天应该是他和她的婚礼的。

只可惜……现在他什么也顾不了了,他清楚的知道失去谁才会让他更加痛彻心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就好像心底堵着一口血,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噗…”如他所愿,气急攻心急出了一口鲜血。

“先生先生,你没事吧,我看你状态也不好。去门诊挂个号,也检查检查吧。这边一时半会儿也是出不来的。”

“不用了,我要一直陪在她身边,我不会再那么愚钝的放手了。”陆北凛摇了摇头,到现在他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不是只有他活在痛苦里,躺在里面的人才是最难熬的人。

一旁靠着墙壁站着的周昱美看着,凉薄的小唇死死的抿紧,她不愿意承认这一幕顾笙笑好像是胜利的。她开心不起来,顾笙笑等他的回心转意,真的实在是太久了;结果最后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岌岌可危的躺在了抢救室里。

哪怕只要有一点对于顾笙笑不好的结果,周昱美这辈子都不会原谅陆北凛;她都快恨死了,如果杀人不犯法,她可能现在就会冲动的控制不了杀了他。

想到这里,周昱美一脸铁石心肠的走到了男人面前,“啪!”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地甩在了陆北凛的脸上。

“你滚吧!这里不需要你来假惺惺。”

陆北凛的头被打到侧向一边,他没有说话,也没有退步。

……

历经八个小时候,抢救室的红灯突然就熄灭了,原本站在手术室门口不远处位置来回踱步的陆北凛想都没想就冲上前,看着从里面被推出来的顾笙笑,苍白的小脸上毫无生气可言,如果不是身边的一个小护士的话,他可能以为就这样要永远的失去她了。

“先生麻烦你让一下,病人还需要转去重症监护室里观察,麻烦你不要挡在前面。”

闻言,周昱美狠心的将人一把拉开,视线紧跟不移的跟在推床后面走着,压根就没有去理会身后的男人在干什么;此刻她只想一步都不离开她的笑笑。

看着随后出来的医生,陆北凛大步流星的走上前,语气恳求般的询问状况“医生怎么样,为什么我的妻子还要去重症监护室?她的情况很严重吗?”

闻言,医生摘下了自己的手术帽,脸部的神色晦涩难明的看向陆北凛,看不懂此刻他在想什么,语气干净直白的反问了一句:“你是她的先生?”

“嗯,我是他的先生。”

“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尽最大的能力抱住你妻子的生命,只不过……”医生欲言又止的态度将陆北凛的一个心忽的吊了起来,难受的不得了“你的妻子可能没有办法在清醒过来了,脑部受到了很严重的重创,身上更是多处骨折,很可能以后都只能在昏迷中度过了。”

“这个是她要我转交给您的。”

“你是说我的笑笑变成植物人了?可能从此以后都再也不会清醒过来了?不!这怎么可能!我不接受,绝对不接受!”陆北凛接过了手中的东西,完全不能接受医生的这番说词,疯了一般的掀开了眼前的医生,难以承受的嘶吼着:“怎么可能!我的笑笑那么的坚强,那么的爱我,怎么可能说不醒来就不醒来;她可是宁愿放弃在自己都不会放弃我的;怎么会不起来看我。怎么会……你肯定是骗我的,故意联合她一起来开我玩笑的!”

说着说着,陆北凛一个8尺男儿居然跪坐在了地上,泪珠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落,越滚越多。

只是这么一瞬间,他像是苍老了好几十岁,走路的步伐都变得颤巍、沉重。

来到ICU的门口,陆北凛看着紧紧依依巴望着里面的周昱美,忽然有那么一瞬间的退弱,他竟然有那么一点不敢靠近。

不敢看里面的小人儿有多么的脆弱,多么痛;更不敢告诉眼前这个瘦弱的女人,他已经摧毁一个女孩了,不能连带她的好闺蜜也摧毁。

“昱美…”

“你不要叫我!我没有你这么一个狠心的朋友,就是因为你这个负心汉,笑笑才会这么痛苦的躺在里面,不能自我。就是你!”周昱美激动着大喊着,头一回也不回的深深注视着里面,只要她还可以看见她;目光所及之所还会有她的存在就好了。

她知道里面的人伤的有多重,刚刚的她已经听到了差不多的意思,她的笑笑很有可能这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

她该要怎么继续生活,伯父伯母知道了该要怎么生活,她该要如何是好。

想着想着,眼泪就不自觉地掉落了下来,滚烫滚烫的泪水烫伤着她洁白的肌肤;肩膀一抽一抽的耸动着,周昱美负气的抹着眼泪。

陆北凛见状,刚想靠近道歉,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磁厚的嗓音。

“小美!”

尹捷睿目光一扫就看到了正无助的趴在ICU窗边的周昱美,脚步快速走过,几步就走到了女人的旁边,大手紧紧的将女人环进了自己的怀里。

语气轻柔平静的安抚着:“小美放心,你的顾笙笑可不是那么好打败的,她坚强着;你要想想这么多年,什么事都是她一个人淌过来的,她不会这么轻易被打倒的。”

闻言,周昱美的一颗心更痛了,她心疼的转过身,将头深深的迈进了尹捷睿的怀里,抽泣着;没增加一滴眼泪,就多一分对陆北凛的恨意。

第五章:日夜相伴,别无他求

哭够了,周昱美便冲男人的怀里挣脱了出来,视线对上一旁一步不离的陆北凛,心中的怒火蹭的一下熊熊燃起,迈着阴沉的步伐,目光可怕,阴鸷至极的深深瞪视着眼前的男人。

“你还待在这里干嘛!滚!这里不需要你,笑笑她也不需要你,想必她已经在你的婚礼上表达的很清楚了,从此以后她的生活里,我不希望在有你的影子出现;你滚吧!滚得越远越好。”

陆北凛不为所动,周昱美一脸痛恨的瞪视着他,接着又说道。

“当初她就是为了躲避你才搬离了自己生活了20年的城市,你不但不放手还紧跟其后的追了过来,后来你谈了新的女朋友,你还是不忘记要去伤害她。你真的够了,够了!”气节了之后,周昱美摇了摇头“你回去好好的结你的婚,笑笑也需要更新的生活了。”

听言,陆北凛忍不住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周昱美同时也根本不给他任何逃避的机会;他退一步她就进一尺,直到把他逼到电梯门口。

周昱美冷漠的按下了电梯键,“叮!”电梯门被拉开了,周昱美狠心的推了一把,语气清冷至极的下达逐客令:“请你离开,以后都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

陆北凛眼睁睁的看着电梯门就这样被关上,却无力反驳,因为他心底清楚的知道,周昱美说的那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都是事实!

如果不是他的踏入,或许顾笙笑还会是当初那个想笑就笑,想说就说;一个简简单单无忧无虑的女孩。

可是后来、她因为他逃到了异乡,出了车祸;最重要的是可能这一辈子都看不到这个美好的世界了。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周昱美保持着从一开始回来的动作已经足足5个小时了,这5个小时里不吃不喝也不愿意说话,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被点了穴的雕像。

眼睛哭干了,疼就只能眨巴眨巴缓解一下;一旁的尹捷睿心疼的紧,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强行搬过周昱美的身子,强迫她看着自己;周昱美一看到不是顾笙笑的面容,一颗颗眼泪就像是珍珠般大小从眼眶里,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没办法了,尹捷睿还没有开口,又只能把女人给转了回去;再次看到顾笙笑以后,周昱美倏地就止住了眼泪,目不转睛的盯视着里面。

“小美,你这样是不行的!”尹捷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你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等下里面的笙笑醒来了,你却倒下了;谁来照顾她?”

听到这里,周昱美终于有了一些反应;眼光瞬间泛红,动作僵硬的转过脑袋。视线对上一脸温柔似水,脸上清晰的倒映着心疼二字的男人;顿了顿,周昱美就像是一个呆萌的小宝宝,只是干涸的嗓音像是透着经历的沧桑。

半信半疑的开口问道:“笑笑她…真的还会醒过来吗?医生说,她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你也说了,医生说的只是可能,那就代表顾笙笑还是能有机会醒来的。你作为她最好的闺蜜、好姐妹,不应该坚信并鼓励她早日苏醒吗?”

“相信我,顾笙笑那么坚强,她一定会想再看看这个世界,看看她身边爱她的人。”

闻言,周昱美沉默了,低下脑袋吸了吸鼻子;视线看了尹捷睿一眼,又转过去深深的看着里面的人。他说的没错,作为她现在唯一的支柱,她更应该坚定想法;顾笙笑她一定会再度醒过来,她可是号称打不倒的无敌美少女啊!

更何况她们还约好了明年要一同出去旅行的啊,顾笙笑可是一个不会爽约的妹子啊!

她怎么能就此轻易的不相信她,放弃她呢?!

笑笑你有没有听见我和你说的话,你快点醒过来,醒来以后我就带你回去;再也不要让他出现在你的世界里给你捣乱了。

……

此后的每一日,陆北凛就像是一个没有家室的男人一般,天天无事可做出没在医院,因为被周昱美下了死令,他只是干等着的守在了病房外面。

这天,陆北凛忽然想起了那天顾笙笑拖医生交给自己的纸条,他摸出口袋,吸了吸鼻子,颤抖的打开了卷成一团的纸条,上面是用娟秀的字体写道:

“谢谢你,让我爱了十年的陆北凛。祝你幸福”

一颗心变得愈加痛楚,他颤抖的攥紧了手中的字条,强忍着自己的情绪。

咖啡馆有一些棘手的事情需要尹捷睿去处理,只留周昱美一人在;她拿起一旁的热水壶,发现里面早就已经空荡荡的了;起身预备去接一些水回来。

拉开门就看见一脸胡子拉萨的男人,不悦的拧眉“你怎么在这里?!这么丑?你是想用这副鬼样子来吓笑笑呢,还是预备用这样脸来换取她的同情?!”

“你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我都不会在让你靠近笑笑了。”

闻言,陆北凛乞求一般的伸出了手,拉住了周昱美的手腕:“昱美,我知道是我错了;我最该万死!但请你给我一点时间,哪怕只是一眼,你让我进去看她一眼好不好。”

“做梦!你休想!”周昱美厌恶的甩开了他的手,嘭的一声甩上了病房门。

“周昱美!我求你了,让我进去看一眼吧,我只想确定她还好不好。”

陆北凛有些崩溃的站在门口嘶吼着,自从见到顾笙笑倒在血珀之中以后,他整个人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整个人神魂颠倒的;每天都重温着一颗心生生撕裂,眼泪根本就不受控制,哗啦一下就流了下来。

周昱美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对于门外男人的撕喊声,完全不予以理会。

“先生,这里不允许喧哗。”一个护士小姐姐走过来阻止了陆北凛。

一眨眼的时间就已经到了晚上6点了,周昱美守在顾笙笑的病床前,已经有很久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了;恰好今天尹捷睿又不在,她已经感觉到自己有一丝丝头晕的状态,为了不让自己因为贫血倒下;她给自己点了一个外卖。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栀子欢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赌场优惠活动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