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优惠活动
当前位置:赌场优惠活动 > 资讯频道 > 言情 >

纵然往事不如烟在线阅读_黎非沁慕承念小说阅读

纵然往事不如烟在线阅读_黎非沁慕承念小说阅读

发表时间:2018/08/16 18:30:21 作者:苏映刀

《纵然往事不如烟》是由“苏映刀”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黎非沁、慕承念,这么多年了,她差点儿忘了,他竟然长得这般好看,而她也忘了,她的模样又是如何妖娆。

纵然往事不如烟在线阅读_

第一章:你欠我的

江城的夜,很冷。

酒店浴室里,黎非沁张开双腿,把手指探入,指腹微微碰触到一层隔膜,她闭上了眼,用力一戳。

处.女膜撕裂的疼痛传来,她的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监狱缓缓关闭的大门,还有狱警的那句:“出去好好做人。”

她打开温水冲掉血迹,穿上浴袍走出来。

酒店大床.上坐着一个男人,她走到他的面前,解开浴袍站在他面前:“你要我来,所以我来了。”

下一瞬间,她被压在大床.上,男人浓烈的气息袭来,手指探入,好似在摸索着什么。

“别费劲了,慕承念,六年前不是你亲手把我和你哥捉奸在床的吗?”她面色平静,漠然道:“别忘了,六年前我就嫁给了司哥。”

六年前,她跪在慕承司的棺材旁,在神父的见证下和慕承司结为夫妻,然后慕承念,她爱之入骨的男人,不听她的任何解释,就亲手把她送进了监狱,一别六年。六年沧桑,出狱时早已物是人非,她是恨过他的,可在漫长的牢狱生活中,一切逐渐归于漠然,对他爱也好恨也好,早已被时间淹没。

出狱后她只想好好做人,在一个远离他的地方好好将弟弟抚养长大,可她却连一个清洁工的工作都找不到,最后有人告诉她,她得罪了慕家人,对方已经知会过了,谁敢收她,就是和慕家作对。于是几经辗转,她出现在了这里。

黎非沁看着眼前这张脸,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曾经他的好与坏,心头刺痛着,她微微垂下眼:“承念,按理,你应该叫我一声大嫂。”

他全身微微一僵,双目之中飞快闪过了什么,最后变得凶狠,他的手上狠狠动作起来,没一会儿就让她达到云端。

她闭着眼颤抖,没有看到他眼底的悲哀,他扯开皮带,不带丝毫怜惜地闯入。

他狠狠地啃yao着她,近乎蹂.躏。

“疼,你松开……”疼痛让她皱起眉,她下意识地想推开他,可他却抓过一边的领带将她的双手绑住。

他狠狠地动着,恶狠狠地看着这张脸,狰狞道:“黎非沁,当初是你先背叛我的,也是你杀了我哥,这一切都是你欠我的!”

他一把掐住她纤细的脖子,手上青筋爆出,可怕至极:“你张开眼睛看着我,告诉我,这六年来,你有没有后悔。”

她半张着眼,一双漆黑的眼里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她的声音轻轻的,听不出喜怒:“如果我说我后悔了你会满意吗?还是你更喜欢我忠于你哥?”

她抬眼看他,声音轻轻:“我爱司哥,我愿意和他做,我心甘情愿为他付出一切。”

他的手猛然用力,逼迫得她昂起头来,她看着他的眼,其中全然红血丝,看起来恍若恶魔,他的手愈加收紧,窒息感带来阵阵眩晕,他们就这样对视着,她的心中一片荒芜,这就是她爱之入骨的男人。

终究他还是扔开了她,他将她摔在大床.上,她死命地咳嗽。

下一刻,他覆身上来,从后面再一次撞入。

她没有抗拒,许多年前她就明白,对于他,她的反抗从来无用。

而在她身后的慕承念卸去了一脸的狰狞与嘲讽,此刻他的脸上平静一片,他动作不停,面上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他只是看着她,听着她的喘.息声,眼底漆黑一片。

第二章:我带她来看你了

再次张开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黎非沁坐起身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镜子前打领带的他。

他们的视线在镜子中相遇,他转过身来,扔给她一身衣裳。

“穿上!”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

“这是什么?”黎非沁看着手上的衣裳,这是内衣裤和一套黑色的小裙子,她抬眼看他,发现他也是一身的黑。

他没有说话,只是抿紧了唇。

在这一瞬间她好像明白了什么,下意识把衣裳一推:“我不穿。”

他眉头一皱,径直走向她,伸手就捉住她的胳膊,把衣裳往她的身上套。

“你做什么?放开我!”黎非沁挣扎着,可他却一声不吭将她给弄好,拉链给拉上,然后提着她就上车,然后打开门把她扔进一间屋子里。

他走进来,反手关上了门。

“这是哪里?”她慌乱地看着四周,只见到这间屋子里有着微弱的烛光,空气中溢散着焚香的味道,眼前明晃晃的是慕承司的一张巨大的黑白照。

“哥,我带她来看你了。”慕承念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不染任何情绪,恍如死水一片。

他握住她的肩,看着她的眼:“怕?”

她和他对视着,双唇张张合合,却发不出声来。

“你不是深爱我哥吗?见到他的灵位你怎么还会怕?”他的声音在这晦暗的小屋里显得格外的幽深。

她的脑海当中浮现起六年前的一幕幕,她满身的血,她手中的刀,还有慕承司最后的那句——我不能让你和承念在一起,就算我死也不能让你们在一起!

六年前的一切都是秘密,她猜不透为何慕承司会忽然地偏执,而所有的解释也由此变得苍白。

“去给我哥上香。”他冷声道。

黎非沁抬眼看看那边慕承司的黑白照,那颗慌乱的心也渐渐平复下来,想了想,她还是走到慕承司的灵位前,看到旁边有香。

她给他点上了一束香。

“跪下!”慕承念继续说道。

她看了他一眼,可他的脸上平静一片,她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或许是见她迟疑,他的右手摁在她的肩膀上,硬生生把她按着跪在慕承司的灵位前。

“哥,六年过去了,我终于再次把她带到你的面前。”他站在她的身边,平静地说着:“她当初做的一切,我会让她付出代价!”

他扫了她一眼,视线停驻在她额上三寸:“从今天开始,我将代替你将她留在慕家,你化作坟墓里的一把灰,那么她……”

他直视她的眼,残酷道:“就成为我们慕家的一座坟!”

黎非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慕承念,我是你嫂子!我是司哥的人!你难道要当着你哥的面强占他的人吗?”

他微微翘起一边嘴角,嘲讽道:“你以为你还是我哥的人吗?昨晚,我们不是愉快地度过了一夜吗?”

他咬住她的耳垂,视线一转,定格在了那一张巨大的黑白照上,他轻声说:“还是,你想让我当着我哥的面,给你再温习一下?”

第三章:你还要说不吗?

他的视线透过她凌乱的发看向慕承司的黑白照,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阴霾,对于当初她和哥哥的背叛,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怀恨在心。

慕承司是他敬爱的哥哥,也是夺他所爱的人。

“不要!”耻辱感油然而生,她挣扎着,可他却冷笑一声。

他把她翻过身来,扣着她的下颌,强迫她看着慕承司的黑白照。

他动作着,冷笑着,不断地索求,可心中却荒芜一片。

他在她的身后,她看不到暗藏在他眼底的那片黑。

“看到了吗?”他在她的耳边轻声说着,啃yao着她的耳垂:“现在你是我的人。”

“我不是……”她轻.喘着说:“我是司哥的人,只要我不在结婚协议上签字,我就不是你的人!”

“呵!”他冷笑一声,声音幽幽的,带着致命的冷:“你认为你有资格说不吗?黎非沁,你也不想想你呆在牢里六年,是谁在照顾你弟弟。”

黎非沁全身一僵。

她和弟弟是孤儿,他们的生母是在夜场卖的,在她六岁那年,母亲死于车祸,夜场的人不知道他们的父亲是谁,是同一个或者是两个,于是就将他们送到了福.利院。

慕氏集团资助她上大学,还让她能将弟弟接到身边一起住,而她也在阴差阳错之间遇到慕家二儿子慕承念。

她是卑微的,曾经的那些年她活得小心翼翼,以为只要她安分守己,一切就会好起来,可是等待着她的却是……

当初事发之后,弟弟来探监,弟弟告诉她,他回到了福.利院,然后有好心人一直在资助他上学,现在看来,所谓的好心人,原来是慕承念!

“想明白了?”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将她瞬间从思绪中拉扯回来,他在她耳边轻声着说:“你弟弟的前途,他的未来,现在全都掌握在你的手上,黎非沁,你还要说不吗?”

她喘.息着,眼前焚香的烟气袅袅上升,迷了她的眼……她还有选择吗?

她从出生以来就从无退路。

她最后看了黑白照上的慕承司一眼,终究闭上了眼。

“我答应你。”她轻声说。

“呵!”他冷笑一声,扣着她的腰。

而她只能yao着唇承受着,一声不吭。

许久以后,他才释放了自己,而她趴在地上喘息着。

一份协议扔在她的身上,她勉强签了字,他出去了一会儿,然后把一本证扔在她的面前。

她看着眼前的红本,上面还有他们两人的合照,她终于承受不住,悲从心来。

看来他这几年在江城的势力见涨,他们都不用去民政局,证就办好了。

她捡起红本,勉强撑起身子,逃出门去。

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四周人影重重,他们匆匆而行,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这个城市那么大,她却不知去往哪里。

她抬起头来,天边挂着的太阳很刺眼,让她湿了眼睛,她想,她这不是难过,她只是……她从白天走到了黑夜,最后抬起头来时,她发现自己在墓园。

第四章:好手段

黎非沁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四周人影重重,这个城市那么大,她却不知去往哪里。

她从白天走到了黑夜,最后抬起头来时,她发现自己在墓园。

她没钱给母亲买墓地,可是在她18岁那年,有人给母亲买了一块地,把母亲从骨灰堂安葬到了地里,她不知道是谁,那人没留名字。

她怔怔地来到母亲坟前,多少年没来了,可这儿却很干净。她轻轻抚摸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母亲还和20年前一样好看。

当年的母亲在夜场也是个风云人物,多少男人一掷千金只为求她一夜,只是不知道她为谁动了真心,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究竟是谁。

她看着看着,两行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她跪在母亲的坟前,想起多年前她曾带慕承念过来时的场景,那时的他郑重地牵着她的手,对着母亲许下承诺,说今后要好好照顾她一辈子。

而她终究也如他所言嫁给了他。

只是……以这样的方式。

黎非沁跪在坟前泣不成声。

而在她身后不远处,慕承念站在漆黑的夜里,就这样远远地看着她。

他的面上平静一片,可紧握的拳头却泄露了他的心。

他还在担心她。

就算她背叛了他,就算她害死了他的亲哥哥,就算他把她送进监狱六年,可再见到她,他的目光却再也无法移开。

这静默的一幕也不知持续了多久,忽然,一条闪电撕裂长空,雷声隆隆,黎非沁木然抬起头来,要下雨了?

她站起身来,忽然眼前一阵晕眩,她就要倒下去,一双有力的手稳稳地扶住了她,她甩甩脑袋,这才稳住。

“阿沁,你还好吧?”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黎非沁抬眼一看,是他!

顾斯言。

他们是同一所福利院的伙伴,她沉默寡言,除了弟弟以外,她也就和顾斯言说过两句话。

他几经收养却又被送回福利院,最后14岁就开始去社会上打拼了,后来他们也见过几面,直到她20岁那年入狱,她就再没得到过他的消息。

“阿言?你怎么会在这里?”黎非沁开口说道。

可是她的话音还没有落下,一只大掌就捉住了她的胳膊,一把将她给扯了过去。

黎非沁一个趔趄,一下子撞入那人怀中。

她抬头一看,是慕承念。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慕承念,这位是我的新婚妻子,黎非沁。”慕承念冷然说道。

顾斯言微微皱起眉头,但随即松开,微笑道:“你好,我叫顾斯言,从小和阿沁一起长大。”

“哦?”慕承念微微挑起一边眉毛,然后一把将黎非沁给搂入怀中,并且在她的唇上浅浅一吻,笑道:“原来是老相识,沁儿,我们什么时候请这位顾先生到家里做客?”

沁儿???

黎非沁怪怪地看了慕承念一眼。

还没等她说什么,顾斯言就假笑开口道:“好啊,具体时间我让助手来和慕先生谈。”

慕承念也皮笑肉不笑道:“行,到时候直接让顾先生的助手找我秘书就可以。”

平地里刮起一阵风,扫过一地落叶,而黎非沁则被慕承念提回到了车上,他把她往车子后座一扔,然后人就压了上来。

“顾斯言?”他的太阳穴上血管阵阵跳动,这一刻他恨不得掐死她:“黎非沁你还真是好手段,才出来没多久,就勾搭上了别人!”

第五章:休想逃脱

“我没有!”黎非沁当即反驳道,她伸手推推他,可他却扯下领带一把将她的双手反扣绑在一起。

“没有?”他冷笑一声,脸上全然嘲讽:“那刚刚那个男人是谁?他来这儿做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他是偶然出现在这边,又碰巧遇上你,碰巧他还认识你。”

他看着她一脸无辜的模样,右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你不是说你爱我哥吗?你六年前不是为了我哥背叛了我吗?所以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我说了我没有!”黎非沁皱眉道:“昨天开始我就和你在一起,今天也是偶然来到墓园,正好斯言也在!”

“你还在狡辩?”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很贱!”他的右手愈加收紧,看着她呼吸不畅的模样,他的心中忽然有种恶意的快感。

而她红着眼看他,看着他狰狞着一张脸的可怕模样,被反绑在身后的双手紧握得发抖。

这就是她曾爱之如命的男人。

这就是她的爱……

呵……

窒息感让她阵阵晕眩,刚才所有尖锐收起,眼底剩下的只有一片漠然的黑:“要这样认为我也没办法,你说是就是吧。”

下一个瞬间,她就身下一凉。

夜黑如墨,他所有的狰狞愤怒全都收敛,剩下的,只有冷。

松开她的脖子,他站在黑夜里,冷眼看她,薄唇轻启,残酷道:“你要给我记住,你十年的刑期被我缩短到六年,不是为了让你快活的,之所以捞你出来,不过是让你品尝一切恶果。”

他欺身上来,冷笑着侵入。

她yao住唇承受他的入侵,可他却紧盯着她的眼。

他的身上一丝不乱,看着她情迷的模样,他微微翘起一边嘴角,冷酷道:“你现在是我的,活着的时候上你的人是我,就算你死了,也是我的亡妻,这辈子,下辈子,你都休想逃脱!”

“轰隆隆……”

雷声隆隆,闪电光芒照亮了他的脸,她喘.息着迷蒙着看着他的眼,可只看到其中漆黑一片,带着冷。

他的冷酷恍若致命一击,击溃她最后的防线。

雨水打下,她在闪电的冷光中红了眼,她避开他的视线。

“既然你那么恨我……”她在他的下一次刺激下尖叫着爆发,她颤抖着,泪不争气地落下:“那就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他拔出了手指,扣住她的下颌,残忍笑道:“想死?没那么容易,黎非沁,我要让你活生生受着,六年前你是怎么做的,现在,我要你百倍偿还!”

“咔吧!”

皮带解开的声音传来,下一个瞬间,他扣着她的腰,让她直接一坐到底。

她缩在他的怀中颤抖着,而他却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扣着她的腰狠狠要她。

透过泪光,她看到车外下起了暴雨,哗啦啦地冲刷着这一切,车窗雾了一层,而他狠狠yao住她,疼痛感刺激着她,让她尖叫着颤抖……

模糊中,她似乎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红……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栀子欢小说”,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赌场优惠活动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