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优惠活动
当前位置:赌场优惠活动 > 资讯频道 > 都市 >

沈洛秦沐川by桃夭未央_追妻成狂猎爱小军医

沈洛秦沐川by桃夭未央_追妻成狂猎爱小军医

发表时间:2018/08/16 18:24:58 作者:桃夭未央

一个是军区首长,另一个是军医,沈洛也很无奈这个男人那么霸道还厚颜无耻...《追妻成狂猎爱小军医》秦沐川的追妻之路...

追妻成狂猎爱小军医作者桃夭未央在线阅读

第一章  命定的相遇

华中街,某工厂车间.

秦沐川手起刀落,迅速解决掉入口处的两个岗哨,闪入车间,他猫着身子快速躲到一个隐蔽点,趁楼梯两个暗哨不注意,双手攀住已经停止运转的机器,上了二楼.

工厂闷热,环廊上的两个明哨打起了盹,秦沐川趁机闪入左手边第三个房间,他进入后,一个毒贩看到他,惊恐的刚要大喊,秦沐川已迅速蹿到他面前,右手一记横刀砍上他脖子,那人便瘫软在地.

房间里有一个保险柜,他几步跨到保险柜面前,蹲下来,右手拧了几下,侧耳倾听,再拧几下,"啪挞"一声,保险柜已打开,他伸手拿出一堆文件,找出自己需要的,又快速走回回廊.

那两个明哨还在打盹,他眼里闪过一丝嘲笑,忽然拍了一下手掌,那两个明哨猛然醒过来,看到他,一愣,立即大喊:"有人进来了!"

瞬间,从四面八方跑出来七八个人,突然一人掏出手枪,秦沐川迅速躲开心脏的位置,而是将左臂让了过去,"砰",子弹穿进他左臂,他跨步上前,一脚踢掉那人手中枪,右手扶着栏杆就从二楼跳了下去,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敏捷的躲过身后射来的子弹,迅速向大门处掠去.

那些毒贩看到保险柜被撬,立即追了出去.

秦沐川在七拐八拐的道路上快速跑动,他暂时甩掉了身后的尾巴,迅速闪入一家西餐厅,刚才打斗过程中,他故意让对方钻了空子,打中了胳膊.他现在必须做一下简单处理,以避免自己受伤的样子,在跑动中引起人群不必要的恐慌.

他迅速的扫了一眼西餐厅,人不多,只有一张餐桌前坐着一对男女,这也是他选择这家西餐厅的原因.

秦沐川收回视线,迅速闪入了卫生间.

此时西餐厅中坐着的这对男女,正是沈洛和张峰.

当坐在对面的张峰终于用了转折性的词语"但是""可是",又加了经典的道歉"对不起,其实我还爱着你"这十个字,将话题引向八点档狗血分手桥段时,沈洛再也看不下去了.

她原本以为张峰还有些格调,变心了就大方承认,如今却是这般拖泥带水,还试图用"我爱你"三个字来为他的变心做掩饰,真是好久没人把分手搞的这么清新脱俗了!

沈洛刚要说话,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是一条短信,"沈洛,什么时候过来家教?"是宋文发来的,她赶紧回了一条,"一个小时后到!"宋文看着短信,心里真是止不住的激动!

此时,沈洛看着张峰,她必须要速战速决了.

"张峰,你不用说了,陈世美的事,我理解!" 沈洛"嗖"地站起身来,很想端起桌上的咖啡与果汁从张峰头上狠狠淋下去.然而,她只是双手支撑在桌子上,俯身对着张峰微笑着说.

"洛洛,其实我还爱着你,只是如今我好不容易遇见姚丽丽,有那么个机会.所以,请你理解……"张峰一脸尴尬,好半晌,才坐直身子说道.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活着,他早该死了! 沈洛一下子拿起桌上明晃晃的刀叉,一副凶狠的模样,瞧了一眼张峰,继而刀叉"嗖"地飞出去,张峰赶忙一退,踉跄几步,颇为狼狈.

可那刀却是稳稳地斜插在张峰的牛排上,叉则跌落在桌上的面包盘里.

"洛洛,你冷静些." 张峰大松一口气,却再也不敢上前.

"陈世美,你可真不上道,跟女人说分手,居然选在西餐厅,这刀啊叉啊,多方便啊.记得,下次要跟女人说分手,换个危险性相对较低的地方,不然,不是每次都这么走运的." 沈洛无视一脸惨白的张峰,在他的震惊中,转身往咖啡厅外走.

"洛洛……"张峰语气有些着急,急忙追了过来.

"你不用说了,这个时代,陈世美是可以被原谅的." 沈洛没有转身,而是把手高高举起来,往后一挥,朗声道.

秦沐川简单处理完伤口,从卫生间里大步走出来,正好听到这句话,他一愣,皱起眉头看向迎面走过来的女孩.

沈洛也看见了秦沐川,顿觉眼前一亮,腿长脖子不粗,一看就是大款不是伙夫,眼角瞄到张峰追过来的身影,她这人从不记仇,一般有仇她当场就报了,现在她不介意再报一次!

"先生,介意结个婚吗?我正好缺个老公!"沈洛上前一步,挽住秦沐川的胳膊,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语气轻松的仿佛是在说:"先生,介意喝杯咖啡吗?我正好有张劵!".

秦沐川胳膊一僵,锐利的眸子盯住沈洛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他怀疑他是不是听错了.

"洛洛,你不要冲动,我……"张峰追上来就听见沈洛的话,慌忙阻止.

"打住,我的心就算是驴肝肺,也足以喂饱一条狗的胃了,奈何陈世美你长了好几个胃!怎么我现在碰个一见钟情,养个男宠,你还有意见了?"沈洛一脸嘲弄,拉着身边男人就走,果然是初恋无限好,只是挂得早,她这么多年真心实意的对待,全他娘的喂狗了!秦沐川身体一僵,脸顿时黑的犹如锅底,男宠?她好大的口气,他鹰眸斜睨了一眼身边的女孩,由着她拉着走出了咖啡厅,现在时间不容耽搁,后面的尾巴应该快追上来了.

第二章  这丫头正和我闹别扭呢

"谁年轻时,还没爱上过几个渣男?" 走出咖啡厅,沈洛立即甩开身边男人的胳膊,手握成拳,一路疾走.

走到路边,正好过来一辆出租车,上车后,她一边关车门,一边说:"师傅……""华府别墅"四个字还没说出来,已经有人将她往里一推,动作干净利落的坐上了出租车.

沈洛咬着牙,一脸不可置信地瞧着刚才被她利用的男子.他却是从容地关上车门,对司机说:"华府别墅."

司机一听,有些为难地看了看沈洛,说:"先生,这姑娘她..."沈洛听见司机这么说,很是感激,还没说出一句感谢的话,便听见旁边的男子淡淡地说:"师傅,你开车吧.这丫头正和我闹别扭呢,不肯跟我一起回去见家长,怕谈婚事."此语一出,沈洛和出租车司机全都一怔,还是那司机反应快,一边踩油门,一边笑着说:"哟,原来是欢喜冤家啊!"

沈洛狠狠的瞪了秦沐川一眼,道:"师傅,你停车,别听他胡说!"司机摇摇头,劝沈洛:"姑娘,你就不要耍脾气了,现在能主动带女朋友回家见家长的小伙子,可不多了,要珍惜!"

此时,身边男子竟然伸手过来握住她的手,用宠溺的语气,说道:"乖,别怕,我父母都很好说话."

沈洛真是气疯了,自己一向低调做人,赚点小钱贴补家用,就干了刚才那么件天打雷劈的事,还立马现世报了!

沈洛想要将手抽出来,他却是握得紧紧的,一丝一毫都不放.沈洛另一只手挥拳出去,他也眼明手快的给抓住.

沈洛手上挣不脱,只得狠狠地瞪着他,吼道:"先生,漫漫人生路,总是会走错几步,我刚才错了还不行吗?"她就纳了闷了,地球明明是活动的,为什么她最近就总是处在倒霉的位置?

秦沐川鹰眸睨了沈洛一眼,她以为他在报复她刚才的利用?他哪有那么无聊,赶时间而已.

沈洛见这男人正襟危坐,还真有点像是要带她去见家长的架势,她实在没有办法,愤恨之下,低头狠狠的咬在他的手上.可就在这一瞬间,沈洛一下子怔住,这男人另一只手褐色的衬衫袖口湿湿的,她鼻头一皱,有血腥味.仔细再瞧,正有血沿着手腕缓缓流下来,她马上判断出,这男子受伤不轻,且时间不超过半小时,伤口还在不停流血.

秦沐川一下子靠过来,低声说:"你都看到了?"

沈洛瞧着他,这人虽然行为恶劣,但是刚才在咖啡厅也算"仗义相助",伸手就要拉他的胳膊检查,却被他挡了回去.

"对不起,刚才情况紧急,若我不那样做,司机不会很快开车."他伏在沈洛的耳边低声说道.

沈洛听着那句"情况紧急",心里瞬间打起鼓来,心里却是暗自祈祷:千万别来个警匪追车,她可不想这么早,就陪着这么个陌生人挂了啊!

"你不用紧张,我保证你什么事都没有."秦沐川像是看穿了沈洛的心思,将头放在沈洛的肩头,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沈洛一怔,心里微涩,张峰还保证爱她一辈子呢,结果呢,她拿他的承诺去喂狗,下一秒钟狗就死了.

秦沐川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这才放开沈洛的手,掏出手机,小声说:"在华中街,不死心的跟着,你们看着办,越快越好."

沈洛听得分明,不由得往后一看,果然有几辆黑色的车跟着,很像电影里警匪追逐的片段.

她简直是欲哭无泪,娘的,生活真像忐忑,没有准确的歌词,却如此惊心动魄.

"你们是在拍电影吗?呵呵,搞的还挺逼真的!"沈洛不死心的问.

秦沐川眉毛一挑,斜了她一眼,也不回答,只是抓着她的左手一直没有放开,他看着她,眸子里闪过一抹思索.

沈洛却从他脸上看到了否定,心一下提了起来.突然手机响了一下,是宋文的短信,"怎么还没到?"

宋文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今天可不止家教那么简单!

沈洛连忙回了一条,"已经坐上出租车,就快到了!"

忽然出租车向左拐了个弯,沈洛正在回短信,一时没注意,猛的扑向了身边男人的怀里,她慌忙抬头,那个男人也正好低头,沈洛猛然感觉唇上一热,瞬间睁大了眼睛,她竟然和这个男人亲上了.

四唇相贴间,温热的柔软触感让两人都怔了怔,近在咫尺的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对方.时间似乎停止了,秦沐川刚刚抓上沈洛肩头的手掌,也顿时失去了抓握的力道.他身体绷得笔直,对于突发事件,他向来能快速准确的作出应对措施,但是他竟然没有也不想去推开她!

定定的看着沈洛惊愣的明眸,唇上带着清甜的细柔触感,让秦沐川心神一动,温润黑眸也突地一沉,眸色瞬间深邃如万丈深渊.此刻,他的心脏"砰砰"的跳个不停,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种感觉就像他第一次执行任务时,手中握着枪,对准目标前的一刹那.

沈洛能明显听到她的心跳‘噔’漏跳了一拍,随即以更快的速度‘嘭嘭嘭’的蹦跶着.

沈洛的胳膊还抵着秦沐川的胸膛,近到能数清对方眼睫毛的两人,意料之外的亲吻,惊得两人像被点了穴般一动不动.

四唇相贴了整整五秒后,沈洛明眸轻眨,眼前深邃异常的黑眸,似乎能把她吸进去一般令人眩目.

但是!

沈洛在眨第二下眼睛的时候,脑袋‘叮’一声,慢半拍反应过来的她,抵在秦沐川胸膛的手瞬间一松,就好像秦沐川是洪水猛兽的用力推开他.

"啊呸!",两人一分离开,沈洛五官一皱,突然就嫌恶的呸了一口.

虽然只是虚呸,并不是真的在吐口水,但沈洛异常嫌弃的抬手抹唇的动作,还是刺激到了秦沐川.

人生第一次和女孩子亲吻,竟然被如此明目张胆的嫌弃,一向骄傲自信的秦沐川,不由得面色一冷板起脸来.

第三章  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司机却突然笑嘻嘻的开了口,"不好意思啊,刚才躲个车,拐的有点急了,姑娘你也不用不好意思,都快结婚的人了,亲一下怎么了,是不是?"

沈洛更加恼怒,虽然她和张峰恋爱三年,但也只是手牵手,街上走的阶段,最多允许他在没人的时候亲吻一下额头.现在可好,初恋没了,初吻也没了!

沈洛给了身边男人一个白眼,干脆闭上眼睛,黑夜给了她一双黑色的眼睛,可不是让她用来翻白眼的!

又过了一会儿,司机停了车,回头来说:"到了,柒拾伍块."沈洛这才睁开眼睛,四处瞧瞧,那些跟踪的黑色车子早就不见了踪影.她终于松了口气.她下意识的去看身边男子的胳膊,已经没有再流血,不知道是他掩饰的好,还是伤口确实不再流血.

秦沐川掏了车钱递给司机,司机一边找钱,一边看了二人一眼,"小伙子,女人嘛,要多哄哄,回去啊,你好好说,祝你成功啊."

秦沐川对着司机略一点头,"谢谢祝福."然后伸手搂住沈洛的腰,便下了车.

沈洛身体一僵,这男人占便宜还没占够吗?她低下头就要去掰他搂在她腰间的手,秦沐川却已经松开她,沈洛赶紧后退一步,就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瞬间炸了毛的猫,目光凶狠的瞪向秦沐川.

秦沐川看着眼前的小女孩,夕阳的余晖洒落她一身,她整个人都笼罩在柔和的光芒里,可是即使如此,仍然掩盖不住她那一身凌厉的气势.这些年,他身边一直没有女人,他确实需要一个妻子,而秦家向来不需要软弱无能的媳妇,也许她合适.

"你叫什么?我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沈洛瞬间呆愣,随即后退一步,脸上满是恼怒羞愤,"先生,今儿是怎么了?出门儿吃错药了?还是忘吃药了?干脆是忘带脑子了吧!"

都说四肢发达的人,智商不会太高,只是脑子不健全不是他的错,至少他出门带上啊!

沈洛骂完,转身就走,身后却突然传来那个男人冷厉的声音,"站住!"沈洛身体一抖,直觉的想逃.但是还是晚了,那个男人几步就追上她,挡住了她的去路.

秦沐川扫了沈洛一眼,人不大,脾气倒是不小,不过在部队,不管多扎刺的兵,到了他手里,就没有一个再敢叫板的,他还制服不了这么个小丫头."立正!"沈洛一愣,什么意思?

"抬头、挺胸、收腹,立正不会吗?" 秦沐川一眼扫过来,那凌厉的气势几乎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他此时一身的威严霸气,和刚才在出租车上简直变了个人,她竟然有些害怕,下意识的就做出了立正的姿势.

秦沐川满意的点了下头,"姓什么,叫什么,多大,做什么的!"此时,这个男人仿佛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浑身肌肉紧绷,看她的目光绝对称得上是"凶狠",好像下一秒钟就会扑上来一样,沈洛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不说?不说就在这一直罚站!"

沈洛一口气憋在胸口,她已经看见宋文在等她,她哪有时间陪他在这耗,"沈洛,22岁,还是学生!我能走了吗?" 她暗恨自己没骨气,明明气得不行,却不得不忍气吞声.

"走吧!"秦沐川得到想要的信息,自然不会再为难她.

沈洛简直是"落荒而逃",她随着宋文往别墅里走.

宋文看到沈洛,心里抑制不住的激动,他几个月前就盯上她了,利用宋之然的介绍,让她成了自己的英语家教,也不过是借口而已,为的也不过就是今天的目的.

秦沐川刚才就已经看见宋文,他这些年虽然一直在部队,但是家里的事情或多或少还是知道些的,这个宋家的宋文好色又是出了名的,所以他想不知道都难.

现在看到沈洛跟着宋文进了别墅,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对沈洛刚有的一点好感瞬间全无.

第四章  再遇某男

"沈洛,热了吧,快喝杯水!"沈洛刚走进客厅,宋文就递给她一杯水,她确实有些渴了,接过,仰头喝光.

宋文看着沈洛,眼里的兴奋越来越盛,今天说什么他也要得到这个女人.

沈洛像往常一样,拿起书本,开始家教,可是今天的宋文,让她隐隐感觉不对,他瞅着她的目光似乎带了丝异样,就像是狼看猎物一样,沈洛心里一惊,她起身装作不经意的去拉客厅门,"天有点热,把门打开透透气吧!"

可一拉之下竟是锁死的,她心里隐隐明白了什么,看来宋文今天是有什么目的,怪不得催她过来催的那么紧.

宋文却阴测测的一笑,"沈洛,我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看上你了!"沈洛心里一跳,没想到他竟然存着这份心思,当初她也奇怪一个贵公子怎么让她教英语,但是因为是宋之然介绍的,就没再多想.

她赶紧跑向窗户,一推,也是死的,身后又传来宋文的声音,"沈洛,别再做无畏的挣扎了,你逃不了的!你最好乖乖的从了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乖乖的从你个大头!沈洛心里忍不住的咒骂,但是现在显然不是时候,眼见着宋文走向自己,沈洛急忙跑向别墅二层,宋文见沈洛跑向二楼,赶紧追上去,那里有个阳台,他不能让她从那逃出去,否则以后肯定没戏了.

沈洛跑到阳台,她猫着身子纵身一跳,身子滚落在草坪上,右腿膝盖却不知磕到了什么,她也顾不得疼痛,迅速向别墅外逃去.

沈洛一口气跑出很长一段距离,忽然看见林荫道拐弯处有强烈的亮光,应该是有什么人开车出来.沈洛心里一亮, 她猫着身子,隐藏在灌木丛里,盯着前面拐弯处开过来的车.

看到不是宋文经常开的车,沈洛立刻快步跨出去,往路边一站,还没抬起手来向那车招手,那车却突然一下子加速,"唰"地一声从沈洛身边飚过,带起一阵凉风,嗖嗖地往沈洛身上钻,凉得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娘的,要不要这么"冷酷无情"啊!

那车却又一个急刹,在前面停住,然后,慢慢地倒回来,在沈洛面前停住.

沈洛心里一紧,生怕这车里的人是宋文,本能后退一步.

那车窗倒是徐徐落了下来,从车里探出一张男人的脸.沈洛眯眼一看,心里顿时拔凉拔凉的,这不正是之前,戏弄她的恶劣男人?

秦沐川执行任务受了伤,也没去看医生,自己草草的就处理了,后来老爷子,看出了不正常,强硬的命令他去医院,他这才出来,没想到刚出别墅就碰上了她.

秦沐川上上下下地扫视了沈洛一番,看到她膝盖上还在渗血的口子,马上明白了什么,看来他猜的不错,她和宋文果然有着不正常的关系,要不然傍晚时还好好的,从宋家出来却搞的一身狼狈?

他心里对沈洛越发厌恶,看着她的目光也越发冷厉.

"上车!"秦沐川虽厌恶她,但是他是军人,看到有人需要帮助,自然做不到袖手旁观.

沈洛迅速后退一步,这人住在这片,肯定非富即贵,再观他白天的恶行,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决不能上他的车.

秦沐川看她不动,迅速打开车门,大步走到她面前,伸出胳膊就将她抱了起来,塞进了车里.

她白天也算帮了他,他不想欠她人情.

沈洛哪里想到这个男人这么蛮横,伸手就去推车门,却被已经上车的秦沐川一把拦了下来.沈洛岂会善罢甘休,继续挣扎.

秦沐川眼看沈洛就像被惹毛了的小野猫,伸出锋利的爪子拼命挣扎,他也没了耐心,伸手用力一拉,就将沈洛按在了他的大腿上.

"开车!"

司机得到指示,迅速启动了车子.

宋文见沈洛跳了阳台,迅速追出来,只是他刚从别墅里跑出来,就看到沈洛被一个男人抱上车,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他心里恨得牙痒痒.

第五章  上了心!

沈洛此时被秦沐川按着,整个上身全部趴在了他腿上,姿势极为不雅.她是学医的,虽然男人这个物种在她看来有时候也就是一个标本,但是现在身边的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显然要比标本危险的多.

"你这个死流氓,快放开我!" 沈洛扭着身体想要远离身边的这个男人,最好越远越好.

"你别再乱动,我就放开你!"秦沐川心里对她厌恶,自然也不愿意和她多做接触.

沈洛瞬间停止挣扎,秦沐川依言放开她.

沈洛得到自由,直起身子,抡起右手就甩了过去,她现在恨不得一巴掌把他扇出十万八千里.

长这么大就没有男生占过她的便宜,想占她便宜的男生,都被她扇到爪哇国去了.

秦沐川手一抬,当空截住,沈洛右手被制,左手挥拳打了过去,秦沐川又轻松抓住,沈洛眼见双手已无还击之力,抬腿便要踹过去,秦沐川早已洞察,右腿一抬避开她膝盖上的伤,死死压住她的双腿.

沈洛又被制住了,而且是一动不能动,当然也不能这么说,现在她的心脏正在愤怒的咆哮着,身体也因为生气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秦沐川发现了她的异样,但以为她是害怕他,所以顿了一下,便放开了她.到底是个女人,更确切的说不过是个小女生,自己何必跟她计较.

"你要带我去哪?"盛怒之下,沈洛还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了.她现在必须搞明白这个男人的企图,再想其他的办法.

秦沐川淡淡的看着她,沈洛见秦沐川只是看着她不说话,心里一沉.她今天真的是被吓到了,真的害怕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秦沐川还是没说话,只是过了一会儿,右手却又伸向了沈洛,沈洛本就紧绷着的神经立时绷的更紧了,她刚想躲开,秦沐川已经迅速抓起她的右腿放到了他的膝盖上,沈洛吓了一跳,立即就想抽回来,但是结果可想而知,非但没有将腿抽回来,反而膝盖上的伤口更痛了.

沈洛现在是欲哭无泪,只有一双大眼睛瞪着秦沐川的份了.

只见秦沐川打开一个箱子,拿棉花蘸了消毒水,向沈洛的膝盖上抹去,动作轻柔.

消毒水轻轻一沾上膝盖的伤口,棉花迅速被染红,而那刺痛,一瞬间像是到达极致,痛得人无处遁形,沈洛顿时吸了口气.秦沐川手一顿,过了几秒,才又继续擦拭伤口.

正在开车的司机,惊得下巴已经快要掉到地上了,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少爷对哪个女人假以辞色过,老爷子给他安排了那么多次相亲,他从来就没去过一次,没想到竟然会对这么个小姑娘,似乎是上了心.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锦逸阅读”,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赌场优惠活动

Copyright © 2010-2018 去买书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